会员之家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驻我会首席代表处
首页 > 创作笔谈
丁允衍:财政题材摄影作品的艺术魅力
时间:2013-10-19 10:24:29  来源:摄影协会  作者:丁允衍
  真实是摄影客观性的体现,它总是与人们熟悉的记录、见证、现实、瞬间等词汇联系在一起,但是,事实上摄影的真实远不是狭义地把照相机对着实际景物,而是源自拍摄者对生活的真诚态度,是拍摄者以独到的眼光和思考,提炼了的生活和自然,是拍摄者的情感赋予了作品真实的视觉力量。因此,对摄影人来说,“真实”永远是一种内心的探寻,是永无止境的求索。
  摄影活动有很强的工具性,摄影作品是照相机和掌握照相机的人共同作用的结果,致使摄影纪录本身就具有主观和客观的双重性。摄影工具可以达到客观地纪录对象的目的,但是掌握工具的人却不能不使纪录的结果总是带有个人的色彩。这种主客观的双重性,决定了摄影活动,无论是纪实的还是艺术的,势必具有个人的审美特征。这次作品展给我的感受,正是作品中所折射出来的财政摄影家们对摄影真实的探求精神。
  这次会员作品展分“财政篇”和“综合篇”两个部分,我们能够感受到财政摄影人对工作的真诚,对生活的真诚,这两个“真诚”,使其中不少作品洋溢真情,突显真实。
    《坚强》是“财政篇”中的一幅静物作品,画面里只有一面党旗和一张“平武县财政局临时办公室”的字条,张挂在灾区临时帐篷上,党旗与字条上下呼应,显示了在一个特殊场合的象征意义。这里没有人物,但整幅画面都透着灾难面前的财政人那股不屈的信念和决心。这幅作品的主体形式还有选择的余地,但其主体形象表达了作者内心的真实,足以让人思索。
  《记录中国精彩》是“综合篇”的作品,这是一幅特写画面,一位青年手持贴着五星红旗和北京奥运标志的手机在取景拍照,作者采用间接的表述手法,意溢画外,画面没有直接表现“精彩”,却让观众想象到了无数的“中国精彩”,是每一位观众心中的“中国精彩”。
摄影表述是形象的,但是形象不是图解,是主题的寄托和立意的支撑。摄影画面是局部的,取景的“不完整性”要求摄影人潜心于局部细节中寻找能够表达完整视觉意义的形象。
  在上述两幅作品中,作者必先感受到当时环境中这党旗、国旗的形象意义,才有了在完整的立体视觉中选择并提炼“这一个”局部形象的思考。我们常说,摄影要善于观察,其实观察就是思考,摄影的真实说到底是拍摄者对摄影有限画面和局部形象的看法和理解,是拍摄者内心真实的反映。
  这次影展中的纪录类作品,在以往同类影展中并不多见,因此也更加引人入胜。“财政篇”展出的财政题材的作品约有90件,题材的取向明晰,大致可以归纳为财政业务工作、财政政策实践、项目建设成果三个方面,包括其中突出的人物事迹,都有比较清晰的定位,应该说是一个可喜的成果。
一.表现财政业务和相关工作方面的作品,如《共克时艰写忠诚》、《河北省第一本部门预算》、《要给百姓明白账》、《老百姓的贴心人》、《财政支农队的正午饭》等作品,都有一定的代表性。
  《共克时艰写忠诚》是一件专题作品,主题照是青海省专员办的同志们在玉树灾区的帐篷外,围着火堆商量救灾工作的情景。他们在灾后第一时间赶到灾区,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跟踪救灾款物分配,使用情况,实时监督检查。顾不得余震危险,顾不得高原反应,作品中留下了他们艰难跋涉、顽强工作的身影。主题照上那茫茫夜色中的火光,增添了一种浓浓的象征意味。
  《河北省第一本部门预算》抓住了预算体制改革的内容,将这本几乎有半人高的部门预算作为主体,人物为陪体,在物与人的对比中,突出了主体,强调了陪体。表现了在财政预算体制改革中,财政人的决心和付出。这幅作品虽然在人物表现上还有提高空间,但是在看似“无形”的财政日常工作中,发现了“有形”,并运用对比的语言,强调了形象的表述是值得借鉴的在《要给百姓明白账》这幅作品中,人们一眼就看到了挂在村口路边的村财务公告栏和乡财所长吴永刚,他正在为村民们解释公开的账目。作品将村民(陪体)作为前景,强调主陪体之间的呼应关系,增强了画面的透视感。作品利用明亮的顺光,通过色彩和影调对比,突出了主体,并提升了作品所表现的“阳光财政”的内涵。
  《老百姓的贴心人》是一组人物特写专题,主题照是“上门发补贴”,叙述的是广西北海涠洲岛财政所的一位工作人员的事迹,他叫邓克平,是岛上唯一的财政人,岛上有2000多户人家,就连发放补贴,他都要上门登记、造册、一一核实,唯恐耽误了乡亲们的活计。在照片上能够看到他在码头、船头、街头,与百姓拉话谈心、帮着干活的情景。他乐于助人解难,大到发展生产,小到邻里纠纷,当地的百姓夸他是信得过的理财人,闲不住的热心肠。
    这组专题通过涠洲岛上这样一位普通财政人的平凡事迹,颂扬了全国广大基层财政干部甘于默默奉献的精神。
  《财政支农队的正午饭》表现的是当地财政支农队的同志们在地头吃午饭的情景。作品以人物为主,平面结构清晰:前景是取饭的人物、主景(主体和陪体)是打饭的人物、背景是用饭的人物以及田间环境。作品集中了一个主题:这是一顿中午饭;画面视觉中心明确,一位年轻人和一碗面提升了主题立意:这是一顿简单的中午饭。画面利用了主体人群由近到远的三角形构成,加强了近大远小的线形透视,使画面紧凑而稳定,作者利用了中午的顶光,使画面充满了午间地头的现场气氛。
  作者捕捉的是基层财政支农下乡的一个很平常的瞬间,却传递了一个强烈的信息——当代财政人要继承老一辈艰苦朴素的传统和作风,现在正在做,而且要永远这样做。
二.表现财政政策的宣传、执行和成果方面的作品,如《双喜临门——享受农机购置补贴的青年,用自己新买的拖拉机迎娶新娘》;《雪中送钱》;《免费免疫免病痛》等作品很有代表性。
  《双喜临门》抓住了受益于农业机械购置补贴政策的人和事,表述了一位青年开拖拉机迎娶新娘的场面。作品利用顺光强调了色彩的表现;画面利用了对角线呼应,醒目的红双喜字与人物在大小、动静的对比中取得了均衡,形象生动朴实,画面喜庆和谐。作品用一则副标题点明了这是享受农机购置补贴的结果,图文结合诠释了受益于这项惠农政策的人和事,深化了立意,使画面有了情节,有了故事。
  《雪中送炭》表述了在一个冬雪天,老百姓到财政所领取补贴的情景。画面主体突出,财政所的工作人员正在向老人核发补贴并耐心解释,在雪天环境中突显出财政干部的服务意识和敬业精神,表现出党的惠民政策给百姓带来的温暖。适当的快门速度,使落雪飘逸成丝,加强了环境的表现,加深了画面的立意。标题在“雪中送炭”的意境中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免费免疫免病痛》抓取了孩子在打防疫针时的瞬间表情,画面真切动人,使读者有身临其境之感。作品用闪光灯拍摄室内人物,光线控制适当,使主体得到了强调,背景渐暗又不失室内临窗的自然光效果。背景人物与主体呼应,增强了现场感。作品标题采用排比格“免费免疫免病痛”直接说明了儿童防疫的免费规定,政策的实行使孩子们的健康有了保障。
三.反映财政支持的重大项目建设成果的作品,具有代表性的作品有《圆梦三峡》、《蜀道不再难》、《财政注活力,国企展新姿》、《学会走路、去找妈妈》等。
  《圆梦三峡》这是一件典型的纪实组照,有强烈的时序性。作品通过作者历时13年的跟踪拍摄,从1994年开工建设到2010年竣工,作者记录了三峡工程建设恢宏的历史镜头,也在这珍贵的历史镜头中见证了“高峡出平湖”的奇迹。
  《蜀道不再难》采用了形象的对比手法,将一幅“蜀道难”的历史图片,与两幅反映当今四川交通面貌的图片进行新旧对比,反映国家财政对四川交通事业发展的支持力度。作品主题鲜明,图片简捷明了,对比强烈,加上反引“蜀道难”的标题,加深了形象对比的力度,印象至深。
  《财政注活力,国企展新姿》是一件工业组照,作品通过独特的工业主体构成,以强烈的形式感,表现了东北老工业基地在国家财政的支持下重新焕发了生机。作品利用画面平面结构的形式变化,为这件工业组照增添了诗意。
  《学会走路、去找妈妈》是一件典型的人物专题,作品通过一位被福利院收养的脑瘫患儿成长的故事,表现了国家“蓝天计划”首批定点单位泰安市儿童福利院的建设和发展。
  财政是政策性很强工作,而且没有明显的形象表征,不像税务、海关、司法等工作还有一种表观的行业制服可以利用,财政工作表观无形又要让形象说话,其实并不容易。我想,大概正是这看似无形的“财政”,迫使身在财政岗位的摄影人,更加深入自己的工作,置身政策的实践之中,潜心挖掘形象,努力让形象说话,比起有外观特征的行业形象反而更多了几分深度。
    因此,这些作品中的形象,所表现出来的财政人在国事、家事、百姓诸事中的担当,其内涵是文字所难以表达的,作品中的形象语境已远远超越了概念的文字,以摄影特有的真实力量,打动了人们的心灵,给人们留下了难以抹去的印象。
    在“财政篇”中,我们看到了各级财政部门的广大干部,已经把摄影当作了自己手中的又一支笔——“形象之笔”,是服务财政的工具,是宣传政策的利器。在今天,财政人拿起照相机,是一种良知、是一种责任、是一种使命,他们真诚的记录了所看到的并为之感动的财政人和财政事。文章可以重写、可以再写,而摄影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不能重复,时过境迁,只有这个瞬间,只有“这一次”,也因此使这部分作品具备了形象价值,显示了真实的可贵。
  在摄影活动不断普及的今天,“扎堆美丽风光”的现象给一般摄影艺术作品的拍摄增加了难度,财政作品有其题材的特殊性,而普通的风光、人物、静物题材的拍摄就更需要凭眼力、注心力,方能出新;更需要透过美的表象,寻求美的内在,这同样是对摄影真实的探求。一定会有人说,难道这“美丽风光”不是真的吗?是真的,但它只是再现了某地的山、某地的水,是有局限性的、雷同的,如果它无法激起人们对山川大河的普遍情怀,缺乏个性化的美感体验,那么这样的真实显然还没有能够达到摄影表现的真实高度。尽管,对一些作品的评价总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但是,凡是具有真实魅力的作品必须寄予深层的形式含义和强烈的形式美感,而且具有摄影瞬间的唯一性和不可重复的形象特征,这一点应该是肯定的,也是一致的。
  《飘香》中,我们看到了晨雾中挤牛奶的牧民,背景上的雪山已经不只是地域的标志,而成了辽阔的高原和朴实勤劳的民族象征。画面呈现了一幅高原生活图景,已经超出画面定格的内容,能够让人感到环境的清新和生活的安宁,是“飘香”的意蕴。作品色调偏冷单一,人物的半剪影效果,线形的大小和影调的明暗对比使画面显得简洁,雪山居中的构图形式,也给画面增添了一份高原的肃穆和厚重。
  《反光》这幅人物作品表现了老人淡然而又有所思的表情。在老人想说什么,而没有说的瞬间,作者感受到了老人复杂的心情。我读后,特别想告诉老人“有什么心事都可以倾诉,您理应得到帮助,因为您是老者,是父辈。”这些只是画面给我的感觉,可能与其他观众的看法并不一样。但是人的表情是最丰富的,并不是喜怒哀乐的终极表情才是表情,大概对人物表情全面的表述,也是摄影人对人物内心真实的一种探索。
  《绝壁生辉》是一幅风光作品,色调单一,线形简洁,逆光中明亮的小树衬映在暗调的石壁上,影调对比的运用,加强了对石壁上小树生命力的赞美。画面以特定的形式感,寄托了一种带有普遍性的形式含义。
  在“综合篇”中,还有《园牧晨曲》、《乡村医生》、《农家年宴》、《酒坊》、《欢欢喜喜迎新春》等风光、人物作品,或是在内容和形式的把握上,或是在技巧的表现上,都使作品具备了摄影特质,使照相画面产生了比人眼看到的视觉形象更集中、更强烈,也更真实。
    探求摄影真实是一个由再现到表现的心理历程,其实当我们举起照相机的时候,这个取景框里的视像,已经与人眼看到的完全不同了,摄影人需要在取景框中提炼被摄对象的形象价值和独立意义。摄影不是绘画,摄影的现场特征,需要我们直面生活、自然和实际,更要贴近、走进和深入,这才是赢得摄影真实的真正途径。
 
证件照2.jpg
 
作者简介:
    丁允衍 1948年出生,上海市人。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新闻摄影进修班毕业。二级摄影师、编审。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第三届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财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曾多年从事摄影教育培训和摄影理论研究。摄影论文《试论摄影艺术的形象思维》(1981)、《论照相失真》(1982)、《摄影记录论》(1987)、《复现意识• 摄影• 摄影文化——摄影本质探源》(1995),入选历届全国摄影理论年会。《沙飞新闻摄影思想体系的形成和发展》(1991)多次入选有关沙飞研究文集;《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1988)获全军优秀论文二等奖;《新闻摄影的纪实美初探》(1983)获改革开放20年中国新闻摄影优秀论文二等奖。
    曾主持和参与出版《龙》、《吕梁》、《晋南民俗与民艺》、《山西》、《沙飞纪念集》等画册的编辑设计和摄影工作。著有《蔡家崖》、《五台山》、“摄影非常道”系列《行摄巴西》、《行摄德国》、《行摄巴基斯坦》;摄影一点通系列《拍荷》、《拍水》、《拍竹》和《旅游摄影完全指南-边走边拍》、《框里框外—摄影构图高级艺术教程》等。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上篇:安徽省财政厅机关党委:追记沈浩 再写华章
下篇:欧阳卫红:辛苦•快乐•收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