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之家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驻我会首席代表处
首页 > 创作笔谈
李秀利:镜头无言 记录无限
时间:2013-10-19 10:31:13  来源:摄影协会  作者:李秀利
  在摄影上和衡水城结缘还要从八十年代初说起,当时衡水地区行政公署所在地的衡水县城座落在滏阳河以东,县城虽不大,但有座非常壮观的古桥很自然成为爱好摄影的我的首要拍摄对象。
  衡水城可谓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西汉时称桃县,隋开皇16年始置衡水县,定名衡水是取水路通达、风水衡存之义。不大的县城内,许多古迹都已消失,唯有这座建于乾隆三十一年(公元1766年)的古桥还巍然屹立在城中心的滏阳河之上,把不大的县城一分为二。蜿蜒穿城的一条滏阳河,七十年代前是这里的水上运输命脉,来来往往的船只川流不息。“千倾洼”——也就是现在的衡水湖湿地自然保护区,曾是周围百姓赖以生存的衣食来源。淡水年景靠收粮,风调雨顺捕鱼忙,年复一年,这里的人们已经适应了这样的生活模式。
  改革开放之后,城市发展加快,受人为影响,滏阳河和千倾洼环境遭到破坏,一度面临生态危机,变成了衡水的“龙须沟”。谁不喜欢镜头下的风景优美,山清水秀呢,可我却偏偏有事儿没事儿爱在这不大起眼的小衡水街头转悠,拍摄的片子不是残墙断壁,就是臭河烂塘。说到底,还是对衡水这块土地的一份眷恋之情。每当看到片子里这些熟悉而又不起眼的景物,就倍感亲切。同时心中也坚信我们的小城也一定会重新变得美丽。
  1996年5月31日,衡水撤地改市,这一契机打破了这里的沉寂,彻底改变了衡水小城的状态。轰鸣的机器声、铁锤击石声不时在滏阳河两岸回响,施工大军正在日夜奋战,吸引着衡水数以百计的百姓驻足观看,这样的场景可忙坏了喜欢摄影的我,不管是修路的河堤上,还是筑桥的工地上都能看到我的身影。我要记录下这些改变衡水面貌的历史时刻。
  2003年6月衡水湖被批准为国家级湿地自然保护区,给这个刚刚建市不久的小城的生态发展插上了翅膀。衡水人利用衡水湖的生态优势,开始打造“湖城融合、天人合一”的“北方湖城”。身为财政工作者的我深知,建设生态宜居的“北方湖城”不是纸上谈兵,没有资金做后盾,没有财政资金的大力支持,所有这些宏伟蓝图都是不可能实现的。衡水是经济欠发达地区,财政底子薄,再沿用以往靠财政单一投入来建设城市,已无法满足城市建设资金需求,在有限财力状况下,必须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让播下的种子开花结果。
  我用镜头记录这一切,见证财政支持重大重点项目建设所做出的努力,也记录这座城市变迁中的一个又一个奇迹。
  春天播下的种子,现已花开遍。衡水大地上,河水变清了,一座座桥梁横跨东西;路更宽阔了、车水马龙;广场变大了,五光十色的夜色更美。滏阳河,清水河,画一般,诗一样。河堤上,密密匝匝,爬山虎顺坡攀爬,一棵棵柳树成行成排,柔软的枝条垂在明镜似的河面上; 清晨一缕阳光透过中华大桥,斜打在水面上,水光潋滟,波光闪闪,一声声清柔优美的京腔京韵,在优雅激昂的胡琴伴奏下,刚劲燎亮,清脆动听。人们在滏阳河畔徜徉,如画卷般的幸福画面让人感动。
  现今,再回头看着那一张张泛黄的黑白老照片,不禁思绪万千,心潮澎湃,不曾想当时不经意间按下快门的一瞬间会成为我记录小城的第一手素材,不曾想这一拍就是几十年,记录下了城市的巨大变迁。如果说这一切都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带着对衡水的感情不经意间留下的最真切的记录,那么这些记录就像一面面镜子,折射出一个城市的变迁。直至今天,我的镜头依然在无言地记录着这不断发生的变迁,这似乎已经成为我毫不动摇的习惯,这样的记录让我相信,美丽中国的梦想之花定会在一个个像衡水这样的小城绽放,伟大的中国梦也一定会实现。

 

 

 

IMG_9849-91.jpg
作者简介:

  李秀利,男,河北河北省衡水市财政局干部,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家协会会士,
河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衡水市摄影家协会会员。

4-拆迁改造建设,城市面貌“三年大变样”1.jpg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上篇:李志: 让财政刊物用形象说话
下篇:安徽省财政厅机关党委:追记沈浩 再写华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