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之家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驻我会首席代表处
首页 > 老丁讲堂
论“摄影形式语言”
时间:2016-11-14 18:07:46
 ——我对“摄影语言的符号系统”的思考与探讨 
○丁允衍
 
 
  □凡是优秀的摄影之作,我们总能够感受到一种形式的力量,在牵动着我们的视觉,有时会让我们感到作品之间的某种相似,何处曾经相见,令人难以忘却的美感。这是一种沟通心灵的图式,无法摆脱的形式符号,它,就是摄影的形式语言。
  □ 摄影的形式语言一经摄影家的创造性运用,便有了这位摄影家个性的印记,是他独特的审美形式,却不失形式规律。
 
  在我国摄影界对摄影语言的探讨和研究时来已久,在有关资料上看到,早在80年代末,就有人提出了颇有见地的观点“对摄影语言的研究仅仅停留于对语言符号的研究,而不是把语言作为一个有机的系统进行全面的研究,以至于我们摄影语言的研究总显得表面和贫乏”。我对不断深入摄影语言的研究并没有疑义,问题在于那么多年来,我们并没有能够明确的回答“到底什么是摄影语言”,至今还没有看到“摄影语言符号系统”是一个什么样的架构?显然,问题并不是“仅仅停留于语言符号的研究”上,而是根本没有真正确立摄影语言的符号系统,因此也就谈不上将摄影语言作为一个有机的系统进行全面的研究。
        那么,摄影是不是一种语言?到底什么是摄影语言?摄影语言是怎样的一个有机的系统?我认为,摄影语言的研究也需要回归本体,我想仍然应该从“语言符号”的考察开始,尽管对于一些语言学文学方面的专家学者来说,这个起点有点低了,但是对于摄影语言的研究来讲,这是一个基点。就如文字语言学一样,20世纪文学理论之所以有巨大进步,就因为在本体语言的研究上取得了重大突破,这个本体正是作为文字语言符号的牢固基石,才有文字语言学的全面系统研究和发展。
 
. 关于“语言”的考察
1.探求确立摄影语言的思路
  我们通过关于语言问题的多方面考察,以期找到一种探求规律性的思路,为摄影所用。
  作为符号系统的语言语言是人类普遍表达思想的符号系统。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不同地域的语言逐步形成了一套可以共同用于沟通的符号、互相表达的方式以及处理规则。如会话语言和文字语言,这就是通常定位的语言——语音和文字,并以语音为物质外壳,由词汇和语法构成并能表达、交流人类思想的符号系统,这个符号系统会以视觉、声音或者触觉方式进行传递
  作为一个符号系统,用于表达、共同使用、规则处理显然是三个必须具备的要素,其中规则处理,即“规律性”是关键,如果一种语言没有规律,就无法交流与共享。
  数学上的形式语言Formal language数学、逻辑和计算机科学中,是用精确的数学或使用机器便可处理的公式定义的语言。在形式语言理论中,形式语言是一个字母表上的某些有限长字符串的集合,一个形式语言可以包含无限多个字符串。这些句子或符号串的有限或无限的集合都是按一定规律构成的。“规律”是形式语言的核心,严格的规律性才能够使形式语言在相应的规则之下得到普遍应用。
  绘画语言的探讨在美术领域,人们对艺术语言和形式语言做过很多有意义的探讨,比如,以线条、明暗、色彩、体面为语汇的绘画语言的表现,艺术作品的物质表现手段,以及画家思想情感所转化的方法、技巧、气质和格局,等等。认为“形式语言是表现作者某种独特审美感受的独特形式,是经由程式化完成的,是对程式的创造性运用”(《略谈中国画的形式语言》鲁慕迅)。
  作为语言的电影语言是一种思维工具,我们用其传递思想,交流情感,增进了解,电影语言运用“画面”作为词汇,运用摄影机的运动和不同镜头的组接剪辑所产生的蒙太奇形成了电影形象的构成法则,完善了电影语言的独特语法修辞规律。
  电影发展到今天,作为一种语言已经极大丰富,对白、音响、音乐以及新的蒙太奇方法(从叙事蒙太奇、表现蒙太奇到音响蒙太奇、声画蒙太奇等)融入了电影语言。由若干场面和段落按照蒙太奇规则相互交织构成以及结构形式等,已成为影片内容的组织和构造的独特法则,为人们所日渐熟悉。
  如果一种语言没有规律,就无法交流与共享。形式语言不仅要体现规律,而且要体现某种“程式”,探求其修辞方法。
  2.探寻文字语言符号与形象的关系
  在语言符号学中,被后人称为现代语言学之父的瑞士语言学家费尔迪南·德·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 1857-1913)在他的《普通语言学教程》一书中,阐述了语言符号,他把语言符号看作是一个概念和一个有声形象的统一体,有声形象又称能指(signifiant),概念又称所指(signifie)。任何语言符号是由能指所指构成的,比如“照相机”,中文读zhaoxiangji,英文读作camera,这就是“能指”即语言的有声形象,这是一个可以用语音表达的事物名称;而“所指”就是一个事物的概念了——一个能够拍照片的工具,这是被冠以这个名称的具体事物。“能指”是事物的形式,“所指”是作为事物的概念。由于长期的群体性的约定俗成,即使我们无“所指”(没有见到事物本身),也能够通过“能指”感受到其“所指”(由俗定的语言称谓联想到的事物本身)。
  随着语言符号学的发展,使人们认识到,一个孤立的能指可以具有多种含义,这就是多义性,如在汉语中,海,原本指大海,可以引申为连片的同类事物,如火海、人海、林海,等等;反之,一个“所指”(概念)也可以在不同的能指中得到表达,这就是同义词,比如汉语中的演讲,也可以是演说、讲话、报告。在英语中的演讲、报告的意思,可以在address, speech, lecture, oration, report, talk等不同的能指中,按照正式、非正式、一般性、学术性、特殊场合、普通随意的讲话情景和层级中得到表达。
  传统的观点认为,所指和能指是精确对应的,因而符号通过与其对应的事物而获得价值,也就是说这个语言称谓是有用的、有意义的。而现在的人们逐渐发现,由于历史、学科和经验的不同,所指和能指并不总是一一对应的方式,我们说的一句话,写下的一句诗的同时,往往要以别的词汇或者句子作为参照,为了了解“所指”(某个事物的概念),我们总是要不断借助其它的“能指”(某事物的称谓),这样“所指”的意义便在这种不断借用其它“能指”的过程中被延伸了,变异了,或变得丰富起来。就比如送一朵玫瑰花,原本“玫瑰花”的有声形象是“能指”,概念的玫瑰花则是“所指”,如今的玫瑰花却成为了爱的“所指”,玫瑰花构成了表达爱情的符号。
  摄影获取的每一张照片都是单一语言符号或一组语言符号的具体化。摄影把“所指”的外在形象固定到了照片上,确定了这张照片与被摄对象的基本关系。“能指”本身仍在体现它的价值,一方面,照片上的被摄对象应具备足够的合理性;另一方面,它在拍摄者和观众的心里持续提供了知识和记忆,以及事实、理念和相对秩序等。
  可见,在摄影作品中,语言符号被具体形象所替代,语言符号的“能指”(有声称谓)“所指”(概念)均被照相机的瞬间所凝固了,图像的确定性使能指失去了多义,作为概念的所指成了具体的事物,没有办法再改变了。照片静态的形象成了语言符号最确切的注释,同时,能指却以拍摄者和观众的阅读经验,改变着也充实着静态形象信息的意义。
  日常语言的交流中,不确定性和多义性是难免的,比如叙述“一台老照相机”,那么在人们的思维中会出现胶片时代的多种照相机,如果一旦拍成照片,这台照相机就被确定了。但是,人们仍然会按照自己的经验对这台照相机的来历、价值等其它信息做出自己的判断。确定的形象仍可以通过文字语言予以补充、说明。
  具体形象与抽象语言关系紧密,形象是抽象语言确定的形象,语言是具体形象延伸的语言。
 . 摄影是不是一种语言
  对于一种语言的确立、判断和运用,需要认真和谨慎。在电影发展史上,许多哲学家、评论家、编剧、导演和艺术家对电影语言问题都有过各自的阐述和争论,又都采取非常谨慎的态度,很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
  早在上世纪40年代,科恩·塞阿特在他的《电影哲学随笔》中谈到:“……特别是打算探索某种促进这一(电影)语言学科、促进建立这一学科的手段时,……这些自然的符号将需要一种更为深奥的结构,因而它们当中需要接受和建立一种约定的习惯……。”加布里叶尔·奥迪西欧则在《法国银幕》上撰文,从历史的角度作了补充:“有人也讲电影是一种语言,这样说很不谨慎。混淆语言和表现手段的人将招致严重的失望。印刷术是一种手段,他可以等待人们去发明它。……然而音乐、诗歌、绘画是一些语言。我却不认为是人们昨天发明的,也不认为人们还会发明别的东西。任何语言都是和人类一起产生的。”马塞尔·马尔丹《电影作为语言》导言
  我们可以从电影语言建立的初期,进一步理解“自然的符号”、“深奥的结构”、“约定的习惯”以及切不要把语言与表现手段混为一谈的告诫,以期找到思考和探索“摄影语言”科学合理的途径。
  摄影提供了一种可供思想交流的视觉载体摄影所获取的就是一张照片,如同电影里的一个“画面”,就一张照片来讲,似乎说不上是一种语言,但是有一个事实不容改变,这就是照片也是人类表达和交流思想的一种载体。无论如今的海量照片多么杂乱无章,纷乱无序,而在每个人有限的生活圈子里,都在进行着某种表达和交流。
  摄影提供了一种依凭具体形象的思维方式摄影所获取的就是一张照片,它给予观众的是一个某时某刻更为确切的视觉形象,提供了一种对形象的思考方式。尽管在拍摄时,摄影人可以就一个被摄对象,选择无数个构图,拍摄无数个画面。但是当观众看到这一张照片时,它要比说话、文字所传递的信息明确的多。被照片所固定的形象具有一种无法抹去的时空概念和严格的确定性,也因此可以产生让人无法估量的形象威力。
  摄影提供了一种可以直接截取空间形象的方法摄影所获取的就是一张照片,然而这张照片是从一个繁复的立体视觉中被提取出来的,摄影人已经在取景框里隔裂这个照相平面与视觉空间的关系,让照片里反映的内容更为集中、更为深刻,甚至产生了相对的独立性、新的含义和美感,能够激起观众更强烈的感受和更多的思考。
  摄影具有自己特有的选择性的形式规律摄影所获取的就是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形象是通过特定的形式传递给观众的,这一个“形式”是摄影人在无数个可能的选择中挑选的“那一个”,这时“抽象的形式”比如,对色彩、影调、线形等摄影造型元素的选择,以及光线条件、拍摄位置、镜头运用、瞬间控制等技术因素的掌控,将成为表现这个被摄“内容”最重要的“形式”——一个形式的瞬间集合,这个被照片固化的“形式”就是这个被提炼的“内容”。
  鉴于上面阐述的四个方面,即便摄影本身并不是一门语言,但是完全可以作为一种语言来加以研究,因为摄影具有作为语言来研究的条件。
  大家知道,摄影早已是人类三大记录方法之一(文字记录、声音记录、图像记录),作为一种视觉形象的记录方法,它提供了作为人类思维交流的又一个特殊的平台,百余年以来,在人类社会发展的进程中,一直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每一种记录方法都有其相应的工具,都应该有其相应的语言符号系统。赖以笔墨印刷工具的文字符号系统,赖以录音工具的语音符号系统,而使用照相工具所记录的图像是否具有相应的符号系统,这正是需要我们研究的着力点,也是突破口。
  而事实上,摄影并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语言符合系统,无论是纪实的还是艺术的,都存在两个部分,即非规律性部分和规律性部分。法国社会评论家及文学评论家罗兰•巴特曾说“摄影是非编码的编码”,道出了摄影的复杂性,正是基于这两个部分的存在。非规律部分是摄影的对象及其表述方法的个人性,规律部分是摄影造型原理,但是摄影造型原理并不能作为语言,只是为摄影作为语言的研究提供的基础材料和基本条件。
  因此就有人提出,为什么一定要将摄影视为语言,或者一定要作为一种语言来研究。其实不是“一定要”,而是如上面谈到的摄影具有作为语言研究的条件。如果将摄影作为一种语言的研究,可以更为科学的揭示摄影规律、坚守摄影本质、发展摄影教育、繁荣摄影创新。
  当然,摄影作为语言的研究必须建立在各类语言共性的科学的基础上,借鉴其它形象艺术对于自身语言的运用思路,梳理摄影语言的形式规律,建立摄影语言的符号系统,确立摄影语言的普遍意义,这样才能够对我国摄影事业的发展,对我国摄影教育事业的发展产生作用,发挥影响。 
  摄影并不能成为一个完整的语言符号系统。但是摄影具有作为语言研究的条件,借鉴其它形象艺术对于自身语言的运用思路,完全可以尝试建立与照相工具相适应的符号系统。
 .“摄影形式语言”的提出
  摄影语言是一种视觉语言、形象语言,既然作为‘语言’来研究,就一定要找到自己的规律,探求一个可供摄影人普遍共享的视觉符号系统。
  摄影在长期的演进和发展过程中,摄影产生了两种基本拍摄方法,一种是纪实性再现,另一种是艺术性表现。
  摄影的纪实性再现从一开始就希望保持一张照片中所包括的语言符号的“所指”和“能指”的对应性。正如192011月,法国纪实摄影的先驱尤金·阿杰在写给时任巴黎历史博物馆美术部长保罗·莱昂的信中写道:“在过去20年里,出自一种难以抑制的强烈愿望,我一直以8×10英寸规格的干版底片的形式,把收集记录从16世纪到19世纪为止的存在于旧巴黎街头的所有杰出建筑物的照片作为自己的工作。”他并没有认为自己在创造艺术,其目的是实用的纯粹的。
  而摄影的艺术性表现从一开始就力图改变照片中所包括的语言符号的“所指”和“能指,打破其对应性。追溯到1843年,被摄影史界称为“高艺术”的先驱美国人梅雅尔摄制了10幅绘画式的照片,为《主的祈祷》一书作插图,完全采用了绘画的题材和绘画的表现形式;19世纪末兴起的印象派摄影则采用以自然为题材和绘画的表现形式。总之“要作品看起来不像照片”的艺术形式的追求,延续至今。
  事实上,就摄影对每一张照片所能够包容的语言符号来说,改变其“所指和能指”是绝对的,保持其“所指和能指”是相对的。这是照相的平面特征和视错觉以及摄影技术特质决定的。
  比如,一张照片中可以有山、有水,还有船,这是多个语言符号的集合。而照片中的“所指”却经常被摄影的方法所改变,它可以是船,但照片中的船可以显得比山还大,甚至变了形;它可以是山,但照片中的山却成了水中的倒影;它可以是水,但照片中的水却成了映衬着山和船光影的图案,等等。一切语言符号的“所指”都可能被摄影所改变,“能指”也可以产生新的含义和美感,表述为新的独立的所指,能指成了一种感受,所指成了一种观念。
  显然,摄影所改变的不是被摄内容,而是最终的表述形式。由于光线条件、拍摄位置、技术技巧以及拍摄者的主观动机,使照相机面对的山、水、船等“语言符号”的集合,被更抽象的形式符号所左右,使山、水、船以不同远近、大小、多少、冷暖等形式,构成了不同的画面,人们对原本的山、水、船等“语言符号”的概念完全被打破了,改变了,只是人们早已习惯了摄影普遍的表现方法。这些组成照片的形式符号是色彩、线形、影调等造型元素,照片的形式结构可以是大山与船的对比、宽阔的水面与远山的对比,也可以是流水与山体的光影节奏、清晨高色温中轻纱薄雾的蓝调,等等。

 1.jpg

  摄影的应用领域极其广泛,其内容繁复多样,拍摄极其个性化,几乎不可能找到把摄影内容来当作“语言”的普遍规律,但是,摄影的表述形式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的:第一,凡是照相画面都离不开摄影造型元素(色彩、线形、影调)作为形式符号;第二,凡是照相画面都是由造型元素组成的形式结构,或色彩对比、影调对比、线形对比,或节奏,或调子等。这个视觉符号系统是建立在摄影造型原理基础上,是由形式符号和形式结构所组成,准确的说应该是“摄影形式语言”。
  摄影的形式语言关键应该是可以普遍用于照相画面的结构“程式”,是一种能够提供画面影像的普遍的视觉情绪和表达思想意图的符号系统,然后是对结构“程式”的创造性运用,并最终归结到摄影造型系统及其造型手段——照明和构图的综合运用。
  摄影形式语言要面对的不尽其数的视觉内容,因此,它如同电影语言中的基本词汇——画面,是可供观看的画面“语汇”(vocabulary),是以形象集合的方式(一个或多个语言符号)出现的,由抽象的形式符号组成的结构程式为基础,为以“取景框”里合规律的影像及其形式组成为根本,结合或借助文字语言传递和交流。
  摄影以自己特有的方式记录着这个世界,无论是追求真实,还是追求艺术,照相平面最终仍然改变着人们通常的立体视觉,平面影像并不完全与立体视觉相同,改变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因此任何照片,除了内容所传递的信息之外,都可以运用形式语言来强调视觉力度和心理感受,以期达到强化照片的含义和美感的目的。
这个由抽象的形式符号组成的结构程式就是摄影形式语言。
.摄影形式语言
  摄影的形式语言分选择性语言和表述性语言两类,一是选择性语言,需要依靠拍摄者的眼光和客观选择,包括对比和节奏;二是表述性语言,需要凭籍拍摄者的感觉和主观思考,包括画面均衡、画面景别和画面调子。选择性语言决定画面的结构,表述性语言决定画面的情绪。
选择性形式语言
  1.对比
对比是照相画面中最普遍的表述形式,是摄影表述中最重要的形式语言,也被认为是摄影表述最重要的修辞方法。
对比有内容对比和形式对比两类。内容对比是针对表现对象的具体内容的,形式对比是针对表现对象的表观形式的。在实际拍摄中,内容对比是在对比中寻求统一,形式对比是在对比中突出主体。内容对比总是赖以特定的形式对比来提升摄影表述的内涵。
  形式对比在照相画面中, 任何景物都可以看作是色、线、形、影等抽象元素的结合体,任何影像实质上都是组成其抽象元素对比的结果,因此,形式对比对摄影具有普遍意义。
  摄影一经诞生,空间形象的对比就已经在大量图像中应用,形式对比是一种自然的常态视觉构成。在黑白影像的年代,影调对比、线形对比是当年脱颖于画家行列的摄影师们非常讲究的形式语言。
 
2.jpg
 
  形式对比是针对被摄对象空间关系的,是指事物空间状态表观的不同和差别,比如,大小、形状、色彩、明暗、虚实,还有动静、方向、质感的对比等等,凡是可以利用的差异均可以对比。
  在摄影表述中,形式对比又有两种对比方法,一种是“自然对比”,另一种是“技术对比”。
  自然对比是人眼视觉中,景物空间形象(景、物、人、事)之间的一种恒定性对比状态,如上所述的各种对比形式,其中尤以线形大小最为明显,在一般的人眼视觉中,天比山大、山比房大、房比人大……这种普遍存在的对比是景、物、人、事之间形象的自然关系和客观状态,也是摄影选择性语言的基本形式。利用被摄对象的自然对比,或者通过摄影的技术条件强化被摄对象的自然对比,是摄影选择性语言运用的基本方法。
  技术对比是相对于自然对比而言的对比状态。根据景物近大远小的透视原理,我们利用不同的拍摄位置、不同焦距的镜头和慢门技术,通过人为选择,打破习惯视觉中的形象恒定性和自然对比,使取景框里的景、物、人、事之间出现与自然对比截然相反的对比形式,尤以近大远小的透视变化最为明显。
  这种完全由照相工具技术与平面视觉造成的人为关系和主观状态的对比,成了渲造特殊画面效果的重要方法,在实际拍摄中被广泛应用。
  内容对比内容对比是针对被摄对象的空间形象的,是指空间形象之间的实质性内容的不同和差别,比如大人和小孩、男孩和女孩、玻璃和石头、铅笔和书本,等等。在我们的生活中,充满了各式各样的事物,任何不同的事物之间都存在具体内容的差别,然而事物内容的差别往往正是事物内在联系的焦点,构成了照相画面中空间形象的内容对比。内容对比是摄影表述运用的最为广泛的一种对比方法。
  内容对比不只是利用不同事物之间表象的对立性,而重要的是寻求不同事物之间内在的关联性,利用形式对比对内容的表述作用,揭示内容的含义。
 
3.jpg
 
  在摄影发展近两个世纪的曲折进程中,大量优秀作品尤其是记录类作品都堪称内容对比的杰作,相应的形式对比的支撑,使作品呈现出形式的含义和美感,让作品永远展现着人性的光芒。
在摄影形式语言中,对比的应用最为普遍。无论是形式对比,还是内容对比,形式规律总是左右着摄影家的眼光,不同对比形式的创造性应用成就了不同的风格。
2.节奏
  节奏是线条、形状、明暗、色彩等构图元素,在特定的光线条件下形成的连续、重复、间断、交替、渐变等平面形式,成为照相画面重要的形式语言。
  有序节奏和散序节奏节奏分“有序节奏”和“散序节奏”两种表现形式,有序节奏也称节奏,是由景物的构图元素连续交替,直接呈现出来的有序形式,形成的一种视觉节律。散序节奏也称节奏感,是由景物的构图元素相间交织,间接呈现出来的趋于有序或接近有序的视觉倾向。景物直接呈现的节奏使视觉感到有序而舒缓,画面显得安谧而平静,而由间接的景物呈现的散序节奏使视觉跳跃,画面充满律动,富有动感和变化。
 
4.jpg
 
  在拍摄实际中,对比和节奏语言的运用往往不是孤立的。由于“节奏”的感觉在我们的视觉中总显得平和、舒缓,因此一旦有某种“对比”的介入,就会打破平缓的感觉,就如石子投入水面,立即会激起浪花,使满画面节奏的整体“兴趣点”立即集中到了对比的一个“兴趣点”,打破了单纯节奏的平缓感。这种综合方法在摄影表述性语言的运用中十分重要。
  节奏与对比的综合运用,是用一种对比形式打破另一种连续对比形式的表述方式,是整体性视觉中心变为单一视觉中心的取景方法。
(二)表述性形式语言
1.均衡
  在视觉的感觉中,任何一个物体,不论大小,一旦进入“取景框”,就像在水中丢入了石头,打破了平静,使这个照相平面产生视觉运动。均衡的表述既可以说明照相画面的视觉运动达到了终止状态,达到了视觉的和谐;也可以说明视觉运动尚未终止,正处于趋向和谐的状态。
  均衡语言运用的极致,一方面是照相画面极度或反常的不对称结构;另一方面就是照相画面极其对称或对称式的结构。
  均衡原本是一种视觉习惯,也是长时间来摄影构图形成的俗定规则,但是,作为摄影表述性形式语言,均衡却更是一种情绪。均衡是相对的,不均衡才是绝对的,摄影表述并不是为均衡而均衡,而是把均衡作为形式语言,体验均衡,包括趋于均衡以及失去均衡的视觉感受,带有强烈的主观情绪,在摄影形式语言中具有特殊作用。
2.调子
  在摄影造型元素中,能够通过视觉影响情绪首先是色彩,其次就是影调。调子就是运用摄影技术和景物的色彩和影调的变化,用特殊的色彩和影调关系构成的平面影像,成为摄影的又一种表述性语言。
  调子的运用,简化了被摄景物的色彩,却增添了摄影艺术的色彩。调子的运用,改变了黑、白、灰掺杂在一起的一般视觉,变成了纯纯的黑,纯纯的灰,纯纯的白。改变了颜色纷杂的一般视觉,变成了单纯的蓝、单纯的红,单纯的绿,……,平面影像变得纯粹了,更加完美了。
  调子的运用不仅给照相画面带来了强烈的单调视觉,更重要的是给极端的照相平面带来了强烈的情感影响——明快调子的清新和愉悦、沉闷调子的凝重和抑郁、暖色调子的热烈和兴奋、冷色调子的恬静和闲适、……。调子的运用,其实质在于对比的加强和削弱,是选择性语言——对比的一种语感或语境;它使形象立体视像得到了简化和提炼,增强了视觉感受。
 3.景别
  由于拍摄距离的不同,镜头焦距的变化,都能够引起照相画面景别的变化,有远景、全景、中景、近景、特写之分。在人物摄影中我们是参照人物的全身、大半身、半身、胸像、面部来确定景别的,而在风光摄影中景别的划分就并不那么严格,但是,景别处理的大小却是拍摄者表述意图最全面的反映,我们知道在风光摄影中有“远取其势,近取其形”,在人像摄影中有“远去其形,近取其神”的说法,到底拍摄者能够在多大的程度上控制其势、其形、其神,最终的平面形式完全是在景别的大小上得以表述的。景别对照相平面形式的控制并不拘泥于某个局部,而是全面的、完整的,在造型元素和光线条件的利用上,在对比、节奏和均衡的处理上,景别对平面形式的最终形成具有关键作用。因此,景别也是照相画面的一种表述性语言,不仅控制着整个画面的形式结构,或突出空间形象、或强调空间关系、或对空间形象与空间关系平行表述,而更重要的是调动着拍摄者的思维和情绪。
  景别对照相平面形式的控制具有三方面的作用。
  一是提炼。景别对照相平面形式的控制,始于拍摄者对主题的理解和主体的判断,是拍摄者眼中不同的主体判断,选择了不同的景别,被摄对象的平面形式在景别语言的表述中被提炼了,主题在各自的景别中被强化了。
 
5.jpg
 
  二是抒情。景别对照相平面形式的控制不仅是拍摄者执意表述的意图,而且是一种强烈又炙热的情绪。景别成了一种形式“语境”,只有用这样的“景别”来表达情景,才能够尽情说出自己要说的话而感到心情畅快。
 
6.jpg
 
  三是想象。摄影要有想象,还要激发想象,变有限画面为无限空间,这就是景别语言的作用。景别语言对照相平面形式的控制,是提炼、是抒情、是拍摄者的一种想象力。要把这种想象力通过一种照相平面的形式语言传递给读者,引发读者更丰富的想象,必须有准确的景别处理。
 
7.jpg
 
  摄影的景别语言历来为摄影家所重视,凡是优秀的摄影作品都是通过恰如其分的景别语言来“说话”的,每幅作品都是一篇“视觉文章”,景别语言正是体现了这篇视觉文章的严谨性。
  总之,景别作用是与被摄对象的表述紧密相关的,它对平面形式的控制,对很多摄影者来说,都是在不知不觉中完成的,几乎都是在下意识中进行的,因为景别的选择不只是摄影者在控制画面,而是景别在调动拍摄者的思维和情绪。摄影常言:“眼到、心到、手到”,景别的关键就在“心到”。
(三)对摄影语言的形式修辞的初步探讨
  摄影形式语言是一种针对形象的表述。因此,运用摄影语言与运用文字一样需要“修辞”的方法,目的是使照相平面中的形象表述更加合理,视觉感受力更强、更美。因此,摄影语言的形式修辞是存在的,只是由于形象的直接性和确定性,并没有严格意义上的修辞格。在记录类摄影中,形式修辞的应用是拍摄者着眼于影像修饰到着力于影像语义的重要途径。
  摄影形式语言的表述在风光摄影中的应用极其普遍而且明显,而在纪实摄影的应用中,通过形式语言的修辞方法就显得特别重要。因为摄影语言的修辞与文字不同,它不是基于抽象的思维,而是基于具象的思考。因此运用修辞方法提升影像语义具有很大的作用。
  在摄影中常用的修辞方法有对比、节奏、寓意、象征、夸张、移情等。
  对比是摄影的基础语言,又是运用摄影语言的基本修辞方法,应用极为普遍。在通常情况下,对比作为选择性形式语言被直接利用摄入镜头,而更多的情况下,是我们有意识的利用和强调某种对比,这便是修辞。在许多优秀的纪实作品中,都能够看到并读出通过形式对比语言,应用对比以及寓意、象征等修辞方法,所强调的作品立意。如,尤金史密斯的《走向光明》1946(美国)、马克吕布的乞求和平》(反越战示威者)1967。(见文后图示)
  节奏似同排比、反复,是形式对比的延伸修辞格,作为一种修辞方法,节奏在画面上出现的不仅是图案式的美感,更是影像内容的含义。如,马丁芒卡西的基辛根的孩子》1929(德国),这幅作品摄于德国的一家幼儿园,作者为孩子们沐浴在阳光下的自由气氛所感染。孩子们神态各异,姿势不同,如一堆散落的音符,可以谱写成任意一种旋律。他用极其强烈的节奏感,表述了孩子们不确定的命运和未来。马丁芒卡西后来说,“只有如同写在纸上的自由,并没有事实上的自由。不知这些孩子在十年后的二战中命运如何。”
  夸张,运用摄影技术,使被摄对象改变了正常的视觉状态,在形式上强调,甚至变形。如,莎宾怀斯的《墓园亡灵节》1995(墨西哥),这件T恤衫上的图案与祭奠亡灵环境的反衬,内容对比表现了一幕生死离别和青春激情的人生悲喜剧。作者采用了夸张的修辞方法,通过内容对比展示了墨西哥人的价值观、哲学观,以及对待生与死的别样态度
  寓意,寄托和隐含在形象中的意思或形象的想象,是被摄对象内容的一种暗喻,或形象的联想,似同比拟和借代。如,罗伊德卡拉瓦的《无题》1969(美国),画面中沉重的黑色公文包,僵硬的双手,摩登女人无形中的插足,打破了画面的平静,留下了想象空间。寓意修辞方法在强烈的影调对比中,产生了极富戏剧性的色彩。
  象征,用具体形象来表述一种特殊的意义或情感。大家所熟悉的袁毅平老师的《东方红》是采用象征修辞的范典,还有李英杰的《稻子与稗子》,以及上述的尤金史密斯的《走向光明》、马克吕布的乞求和平》,在对比的修辞中都体现了强烈的象征意味。
  移情,应用形式语言来强调均衡和失衡,通过不同的景别、不同的调子,对被摄对象注入了主观的情绪。如,爱德华韦斯顿的《小菜椒》,他以独特的目光,找到了超越菜椒本身的视觉魅力,这就是图像视觉中的一对拥抱的小人,在韦斯顿的眼里“物被人化”了,因为他对被摄对象注入了他人无法企及的情绪。
  移情实际上是摄影表述根本的修辞方法,优秀作品之所以优秀,首先是“移情”,是在一般人的立体视觉中,提取了、凝炼了能够表达自己的思想和情感的这一部分。
  在以上的范例中,我们能够进一步看到对比语言应用的重要性,它不仅在摄影形式语言的一般性应用中,而且在摄影的形式修辞方法中,都具有基础性作用。摄影的形式修辞方法需要摄影对比语言的合理选择,对比语言应用的愈恰当,形式修辞所表达的意思也愈充分,形式内涵愈深刻,视觉感受力也更强、更美。
 
8.jpg8.jpg 
 
(四)关于摄影形式语言的继承性
  我对摄影形式的研究始于上世纪80年代,为了讲好构图课程,我曾对当时所能够见到的摄影史上的重要作品以及国内近代和当代的作品在形式上进行比较,发现摄影表述形式的两种不同的情况:一是对于相同类型的事件内容,形式不同,表述效果不同,这说明摄影的形式对内容的表述有着特殊意义,1983年我写过两篇论文《要重视摄影表现形式的审美作用》和《对摄影艺术形式问题的一点认识——从体育摄影谈起》(入选全国体育摄影理论年会)阐述了要重视形式表现的观点。二是不同类型的事件内容,会经常出现十分相近的表述形式,下面我们对不同时期的一些摄影作品在表述形式上做一下比较。

 9.jpg

  摄影作品在表述形式上的相似性几乎在任何地点的任何影展上都可以看到,这一方面是作者在自己创作实践中的学习、摸索和经验积累;另一方面是评委人士对这类表述形式在美感上的视觉认同。很明显,这是照相平面形式美感的视觉经验积累和选择性延续,因此我认为,摄影的表述形式是有继承性的,这就为“摄影形式语言”的确立奠定了基础。上世纪80年代,我开始在构图教学上运用这种形式比较的方法,对于摄影构图教学极有帮助。
.结语
  □ “摄影形式语言”是摄影术诞生以来,数代摄影人共同探索、实践的产物,它以人眼观察的视觉经验,通过摄影作品直观的平面形式传递、交流,在大量的形象选择中筛选、积累,在主题开掘深化的过程中,感受内容的含义,感受形式的美感,逐步认识形式对内容表述的特殊作用。内容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化,形式却会随着时间的延续而沉淀,这就是好的形式,它是对内容表观选择性的结果,也是拍摄者把握了内容进程瞬间性的结果。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这种内容的表现形式被后来人借鉴、模仿,得到了延用。摄影形式语言是摄影在长期发展中的形式积淀。
  □ 摄影语言是形象的,它给予了我们两种视觉感受:一种是形象的内容——具体的事物,景、物或人物;另一种是形象的形式——同样的具体事物,是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的,正如美国摄影大师爱德华·韦斯顿所言:“摄影家可以通过改变照相机、照相机角度或镜头焦距,将单一固定的被摄主体拍摄出千变万化的无数个构图来。” 就一个内容所拍摄出的无数张不同形式的照片中,哪几个是好的?哪个又是最好的?显然,只有对形象内容有深入的思考,能够充分调动形式语言来表述的形象内容才可能是好作品。
  □摄影形式语言的创造性运用就是充分调动形式语言,在综合、紊乱和无序的视觉中,去发现、选择、判断、强调主导语言——一种对比或一种节奏,通过一种调子、一个流畅的景别,达到一种视觉均衡。
  □照相画面形式的构成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条条框框,唯一的框框就是“取景框”,因为在取景框里,摄影者把现实的空间关系截断了,这样,照片就可以是现实空间关系的视觉集中体现,也可以是对现实空间关系的视觉逻辑重组。无论是视觉的集中体现,还是视觉的逻辑重组,取景框对平面影像需要合规律的控制,这就是摄影语言的“语法”,它规定了摄影形式语言要符合主题表述,符合视觉规律,符合拍摄者的主观感受。
  □运用形式语言的实质是简化形式,用主导语言来阐述一个主题、强调一个内容、突出一个主体。“只有简化,才能把有意味的东西,从大量无意味的东西中提取出来。”英国美学家 克莱夫·贝尔这样,摄影创作才能够做到“从有到精”。
 
2106年10月于北京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上篇:沙飞新闻摄影思想体系的形成和发展
下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