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之家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驻我会首席代表处
首页 > 老丁讲堂
论“摄影瞬间”
时间:2016-07-23 22:28:50

丁允衍

 

主题词:瞬间  实时瞬间  摄影瞬间

论文提要:本文试通过对静态造型艺术瞬间特点的比较,从“瞬间”的的含义和性质揭示绘画和摄影的根本区别。文章阐述了摄影者、摄影工具、摄影对象之间的关系,以及摄影工具特性对摄影瞬间形成的特殊影响,提出了“摄影瞬间”的完整概念。文章通过“摄影瞬间”概念和意义对艺术摄影发展进程的分析,阐述了摄影“实时瞬间”特点对摄影艺术的发展的影响,探讨摄影艺术的创作规律和发展趋势。

 

l  静态造型艺术的瞬间特点

l  挑战“瞬间”极限

l  “摄影瞬间”的完整概念

l  “摄影瞬间”和摄影艺术的发展

l   几点结论

 

    瞬间”是当今人们非常熟悉的摄影名词。在摄影技术飞速发展、摄影艺术迅猛普及的今天,用上千分之一秒定格一个快速运动的物体,已经成了摄影人和爱好者们十分便利的举手之劳。既便是一般家庭都可能会有一部高级“傻瓜机”,人们都已经习惯于用“瞬间”的照相技术去抓取被摄对象的某一个有意义的“瞬间”。不断完善的照相技术,如自动曝光、自动快门、自动光圈、自动闪光等等,使人们无须深究“摄影瞬间”的完整概念和意义,似乎也“偶有所得”,常常可以拍到一些颇为满意的“瞬间”。尤其是数码相机和计算机的应用,正在进一步模糊着“摄影瞬间”的概念,淡化着“摄影瞬间”的自身含义,我们有必要进行思考,寻求答案。在今天,认识和把握“摄影瞬间”的完整概念和意义,对提高摄影艺术水平,提高摄影创作的成功率,丰富摄影的表现手段,继续营造摄影艺术多元发展的氛围,不断扩展摄影艺术多元发展的空间,仍然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而事实上,在摄影艺术发展的漫漫历程中,正是人们对“摄影瞬间”的完整概念和意义的逐步认识和深刻把握,推动并决定着摄影自身发展的方向和进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文写于2002年仲夏,2003年初春完稿。

 

    摄影一经问世,就被纳入了“造型艺术”的行列。在造型艺术的族群中,年轻的摄影艺术与绘画艺术、雕塑艺术同称为“瞬间艺术”。因为摄影作品与绘画、雕塑一样同属静态造型,它们凝固了某一个特定的时间和空间的形象,展现了一个特定时空的“瞬间”状态,使“一霎那”的人物、景物、环境永远留给了人们,留下了那一刻的视觉冲击和感受。因此,“瞬间艺术”被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大师达芬奇称为“冻结的音乐”。

    我们生活在瞬息万变的时间和空间的长河中,雕塑、绘画和摄影都是在运动变化的生活中捕捉、选择、展现了最生动的一刻,因此“瞬间”是静态造型艺术的共同特点,静态本身就是一个“瞬间”静止的状态。但是,由于摄影、绘画、雕塑三者在工具应用、创作方法和作品及其欣赏方面的区别,显示出不同的“瞬间”特点。

  

静态造型艺术的瞬间特点比较

1.jpg

 表中,我们可以看出,三种造型艺术在创作方法、创作过程以及作品等方面均有不同,它们的瞬间特点主要区别在于实时性、完全性和时间性的差异。

摄影作品的瞬间特点与雕塑、绘画作品的区别主要是实时性差异。雕塑和绘画作品所表现的最终的静态“瞬间”都不是实时的,它们可以表现已经成为历史的一个“瞬间”,而摄影作品所表现的静态“瞬间”是实时的,严格地说摄影是再现了即将成为历史的一个瞬间。不要把“历史”和“瞬间”的说法都一概认为是指纪实摄影和新闻摄影,其实一幅风光、建筑、人物或静物等摄影作品所表现的转眼即逝的状态、表情以及光线短暂的作用,都将是历史的一个瞬间。这个区别主要针对的是创作方法和创作对象。雕塑作品的瞬间特点与绘画、摄影作品的区别在于完全性差异,雕塑作品所表现的“瞬间”是不完全的,雕塑的立体特性决定了雕塑把握的只是主体的特定形态,比如,人物雕像,它表现的是一个主体“瞬间”形态,而并不包括该人物雕像当时所处的“瞬间”环境。人们对“不完全瞬间”的雕塑作品往往是将作品置于一个关联环境,在现时富于变化的光线条件下得到“完全”的审美感受。摄影反映的“瞬间”是完全的,它们既表现了主体活动的“瞬间”形态,也包括了主体活动的“瞬间”环境。人们在摄影作品中感受的是一个“完全的瞬间”状态——静态的主体形象及其环境,是原形的片断,是生活的顷刻。而绘画表现的“瞬间”具有双重性,可以表现“完全瞬间”,也可表现“不完全瞬间”。这个瞬间特点是针对作品特性的。摄影作品与雕塑、绘画作品之间还有一个体现瞬间特点的重要区别就是时间性差异,这是针对创作过程以及创作手段而言的。雕塑和绘画的创作过程有其随意性和反复性,需要一定的时间,创作时间可以很长,而摄影作品的创作却在刹那之间,时间很短,短到瞬间。应该说,摄影作品在瞬间完成的工具特性,决定了摄影能够捕捉被摄对象“实时瞬间”的特点。没有近代摄影工具的进步就没有摄影的“实时瞬间”。

 总之,所谓瞬间的实时性,是指创作者和创作对象是否必须同在一个时间和空间,如果创作者和创作对象必须同在一个时空,才能得到的静态形象的瞬间,就是“实时瞬间”,如摄影瞬间。如果创作者和创作对象可以不在同一时空得到的静态形象的瞬间,就是“非实时瞬间”,如绘画瞬间和雕塑瞬间。所谓瞬间的完全性,是指被创作对象的主体和环境是否同在一个时间和空间,主体和环境可以分离而只有主体形态的瞬间为“不完全瞬间”,如雕塑瞬间。主体和环境不可分离而必须处在同一时空的瞬间为“完全瞬间”,如摄影瞬间或绘画瞬间。摄影以其“实时瞬间”区别于雕塑和绘画,以其“完全瞬间”区别于雕塑。而摄影“瞬间”完成影像拍摄的工具特性(即时间性)是决定摄影的“实时完全瞬间”特点的重要基础。不难看出,一般情况下,所谓“瞬间艺术”的造型特点,指的是作品本身反映的瞬间性,如雕塑表现的瞬间状态或绘画表现的瞬间情节,而摄影艺术不仅具有一般“瞬间艺术”的造型特点,而且具有瞬间完成的创作特点,使摄影艺术与其工具技术密切相关,强调摄影者和被摄对象必须同在一个时间和空间,突出了实时的瞬间优势。

 

 生存需要交流,交流就需要记录。人类的发展史从一定的意义上讲是一部“记录史“-—一是记录需求史、记录技术史、记录应用史。而图像记录是人类孕育最早的记录需求和方式。史前人类很早就用图画作为记事的方法了,笔者认为人类的史前岩画是图画记事的产物。由于事实上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掌握绘画技能,图画记录难以成为一种人人都能够掌握的记录方法,作为记事方式自然在图像简化过程中被符号化,被文字记录所替代。但是文字记录最终无法从根本上替代人类对图像记录的需求,力图得到记录和保留“实时瞬间”图像的愿望却久久根植在人类发展的进程之中。

人类探寻图像记录方法经过了一个十分漫长的历程,从人类对光学现象的认识开始长达三千余年,从光的传播光学成像原理透镜的焦点,到小孔成像原理的应用,从光化学理论的提出、感光材料的发现,到感光影像的光化学作用,与日后摄影术相关的一系列科学技术成果,在时间长河中形成了一条集人类智慧之大成的“创造链”。这个创造链凝聚了几千年人类记录、保存、交流图像的宿愿,顽强探求图像记录方法。今天在这个创造链上,我们已经很难确定人类最早形成图像记录方法的确切年代,但是,在1765年出版的一本名为《基凡提》的科幻小说里描写了与近代摄影术极其相近的方法,书中是这样描述的:

 

    为了把这种会消失的影像找出固定住的方法,他们已经制造出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奇妙物质,……把这种物质涂在画布上,要描绘时就对准目的物,这时画布就会有类似镜子的作用。由于光的传导影像,所以不论远近,都能使对象映入眼帘。然而这种画布与玻璃不同,就是能把影像留在上面不消失。……影像被留在画布上乃一瞬间的事,只要这一瞬间过去之后,就把画布放进一个黑暗地方,然后再经过一小时,印在画布上的像就干了。这种影像既不能凭人类技术所能模仿,而且经过多久时间也不消失,如此就完成一幅很完美的绘画。而且那种描绘的逼真性,和笔致的巧妙,真是原封不动,天衣无缝,就是远近法的法则,一切也都是出于造物主之力。
 
 

以上描写的想象中的瞬间记录方法,是在德国阿尔道夫(Altdorf)大学舒尔茨(Heinrich Schulze)教授发现硝酸银的感光性,提出光化学理论之后,晚38年,大约与感光材料的光化学现象的陆续发现在同一时期。我们在这里无须去具体考证形成图像记录方法最初思路的确切年代,但是可以认为,寻求图像记录方法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固定和保留“实时瞬间”图像的问题。如果不是为了获得实时瞬间图像的记录,绘画就完全可以解决。只是作为图像记录方法的探求,人们不能不首先把精力集中到如何固定和保留图像的技术问题上。具体到如何缩短曝光时间,使感光材料能够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获得足够的光能影像,成了摄影术问世后持续不断改进、不断完善的重要课题。有了摄影术,摄影师们就开始寻求技术上的改进以利于抓住瞬间的细节,人们需要拍摄更快速度的运动物体,人们需要在更加微弱的光线下摄取影像……,“瞬间”极限是人类在摄影应用领域不断向摄影技术领域提出的挑战,“瞬间”极限成了摄影技术领域一座无形的珠峰。一个半多世纪来,照相工具和感光材料均为挑战“瞬间”极限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成功——提高快门速度、加大镜头口径、提高胶片的感光速度,事实上,照相工具的小型化、自动化、电子化,照相工艺的暗室变革,非银盐感光、磁录影像,特别是数码技术的应用完全改变了传统感光材料及其工艺处理方法,都为人类征服“瞬间”、赢得“瞬间”创造着更加便利和充分的条件。

今天,在摄影应用领域和摄影技术领域的相互促进下,摄影技术挑战“瞬间”极限的努力,不断为摄影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崭新的空间。

 

什么是“摄影瞬间”?从静态造型艺术的瞬间特点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概念,在这里我们试对“摄影瞬间”作这样的定义:“摄影瞬间”指在人的图像记录活动中,运用摄影工具和   照相方法摄取的实时影像,这个影像记录并反映了在短暂光线作用下,被摄对象转眼即逝的表情、形态、行为、动作及其所处环境的实时瞬间状态。

这样的阐述,可以比较明确的揭示摄影的工具特性,由照相方法(包括照相处理工艺 )所决定的有别于其他静态造型艺术的创作方法和创作过程;揭示摄影作品形成的时空关系,摄影者(或摄影工具)和被摄对象必须同在一个时间和空间的特殊规律,由此决定了摄影画面特有的实时瞬间效果;揭示了摄影与光的关系,强调在光线的瞬间作用下对被摄对象(主体与环境)整体性表现的特殊重要性。其中,实时性是“摄影瞬间”概念的核心。

人们对实时瞬间图像的关注,可以追溯到摄影工具的雏形——暗箱Camera Obscure的出现和应用。早在古希腊的亚里斯多德时代,利用暗箱所得到影像的光学法则,就被画家当作辅助工具使用了。画家波尔塔(Porta 1538-1615)于1558年便在他的《自然魔术》一书中推荐使用装有透镜的暗箱用于绘画,介绍了只要把影像反射在放纸的画板上,用铅笔画出精确的轮廓和素描,然后着色就能完成绘画的方法。到了18世纪,不同形状的暗箱的使用,光学与绘画的关系已成为知识阶层的普遍常识。画家们希望轻而易举地能把描绘对象的瞬间状态迅速记录下来、保留下来,以便反复推敲,以简化绘画复杂的创作过程。暗箱在绘画过程中的使用,事实上提出了绘画利用影像“瞬间”记录的需求,这种愿望无形中成了摄影术发明的动因之一。也使“摄影瞬间”概念首先与摄影工具的特殊性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摄影瞬间与摄影工具的关系,突出表现在照片形成过程的时间长短上。最初的照片成像过程要用小时计,这与画一幅素描稿所用的时间差不多。以后的成像过程缩短了,用分钟计、用秒计,直到用几分之一秒、数千分之一秒计。从慢速到高速,随着成像时间的不断缩短,才确立了摄影特有的瞬间概念:这个“瞬间”,不是花费长时间去描绘出来的,而是在事件发生的顷刻之间被记录下来的。这个“瞬间”强调摄影者(或摄影工具)与被摄对象必须同在一个时空的实时性特征。“瞬间”成像时间越短,实时性越强。今天,摄影所获得的瞬间图像已经全然不是绘画在很长的绘制过程中由绘画画面最终反映的一种“瞬间”效果,而是生活进程中感受到的或具体事件的瞬间影像。摄影特有的瞬间概念从根本上体现了摄影瞬间的实时性特点。

摄影术的发明开创了人类记录瞬间的时代,然而赢得“瞬间”的过程是艰难的。1839年,达盖尔摄影法的曝光时间曾长达半小时,威廉·亨利·福克斯·塔尔博特(William Henry Fox Talbot 1800-1877)在1852521日的一封信中回忆道:“有一次布罗汉姆勋爵肯定地对我说他为了拍自己的肖像在太阳底下坐了半个小时,真是从来也没有遭过这么大的罪。”40年代中期,达盖尔摄影法的时间缩短到了1分钟至10秒钟,50 年代初,曝光时间缩短到了以秒计算。1852531日在福克斯·塔尔博特给约翰·迪尔温·李维林的信中说:“请接受随信所附样片,这是有一天汉尼曼和他的助手在3秒钟内拍摄的。他有时1秒钟就能成功。”摄影技术的每一项进步都意味着向“瞬间”顶峰的一次冲刺,向“瞬间”挑战的一次胜利。“摄影瞬间”的感受让摄影家兴奋不已,1854年夏,迪尔温·李维林在海滨成功拍摄了一组照片,次年他的四幅题为《运动》的照片以强烈的瞬间感受和气氛获得巴黎世界博览会银奖。摄影技术的不断进步提升着摄影奇迹般的记录瞬间图像的功能,人们在摄影工具这一功能中探寻摄影的归宿。

    摄影成像过程的时间变化,不断改变着摄影者对被摄对象的观察方式。时间越短,要求观察力越加细微、准确。在曝光时间尚需按小时、分钟计的时候,摄影者可以与绘画一样观察对象。当曝光时间只需按秒计的时候,摄影者需要按摄影自己的方式来观察对象,完成瞬间的审美。这种捕捉客观瞬间的主观感受最终成了摄影艺术取之不尽的源泉。

    19世纪末,在摄影术发明之初的半个世纪里,一批欧美艺术摄影的探索者在画意运动中身临大自然,意识到了大自然的无数“瞬间”只有照相机可以把它们永远地保存下来。如彼得·H·爱默森在《关于英国的礁湖》一文中就这样写道:“……一个人见到大自然的现象越多,就越会相信大自然和谐的歌声要比许多画家让我们知道的更多……”他们在感受到了摄影工具局限性的同时感到了摄影工具的瞬间力量,于是他们不断在丰富的客观自然中捕捉着强烈的主观感受。彼得·H·爱默森于1889年出版《自然主义摄影》一书,阐述了自然主义摄影的理论,他认为,摄影是艺术和科学相结合的一门独立的形象化的艺术,摄影艺术可以由自然环境中的自然题材,通过取景、构图、用光和选择调焦的直接记录来实现。他认为摄影艺术不应采用人为摆拍的手法。爱默森的自然主义摄影理论  是第一次基于“摄影本质”的思考,从观念上打开了“摄影瞬间”通向艺术殿堂的大门。虽然在1891年《自然主义摄影》再版时,他否定了自己的观点,对摄影艺术产生怀疑,并不否定摄影创作可以人为安排。但这是摄影工具的局限性与摄影对象丰富性矛盾的产物,同样为以后艺术摄影的发展提供了有益的思路,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由此人们对即刻抓取独特外形的摄影瞬间产生的兴趣经久不衰,自然主义摄影观念影响了一批艺术摄影家更加注重摄影工具的特性,注重景物的瞬间、光线的瞬间和瞬间的选择,出现了更加纯粹的瞬间风格。1897年,美国摄影家、摄影分离派代表人物艾尔弗雷徳·斯蒂格利茨(Alfre Stieglitz 1864-1946)有一段他是如何有意识地拍摄瞬间图像地讲述:
 
    要用便携式照相机拍到照片,就要选择好你的拍摄对象,不要考虑人物,而要照相仔细地研究线条和光线。决定了这些之后,注意观察经过地人并等待着一切都处于平衡之中地时刻,或者说是顺眼的时刻。这常常意味着几个小时的耐心等待。我的照片《第五大街,冬天》是1893222日在猛烈的风雪中站了三个小时的结果,只是为了等待着恰当的时机。我的耐心得到了充分的回报。
 
    斯蒂格利茨寻找的是自然状态下使街头景物和生命偶然相互协调的时刻,也就是景物存在的线条和影调状态与随机因素达成一致的瞬间。他认为,照片存在于自然之中,但是只有对自然的和谐很敏感的艺术家才能发现它们。与他同时代的摄影家詹姆斯·克雷格·安南和斯蒂格利茨一样强调,作为艺术家与表面世界有着特殊关系。安南说自己很容易被平凡的事物在不寻常的光线下显示的非凡时刻所打动。他们提出了摄影与绘画艺术截然不同的观察方式,他们不仅关注摄影工具的瞬间特性,而且更关注自身的审美的瞬间感受力。
    又过了半个世纪,到了20世纪50年代,法国摄影家亨利·卡蒂埃-布勒松(Henri Cartd ier-Bresson)于1952年出版了影集《决定性瞬间》,在其序言里提出了他的“决定性瞬间”的摄影观念和理论。此后,“决定性瞬间”理论成为了摄影美学的经典观念。虽然在布勒松数千字的序言里,他本人没有对自己提出的“决定性瞬间”予以概括的定义,但是,不少研究者对“决定性瞬间”作过自己的理解和注释。
    台湾学者阮义忠先生在《当代摄影大师》注释中写道:“生活中发生的每一个事件里,都有一个决定性的时刻,这个时刻来临时,环境中的元素会排列成最具意义的几何形态,而这个形态也最能显示出这桩事件的完整面貌。有时候,这种形态瞬间即逝。因此,进行的事件中所有元素都是平衡形态时,摄影者必须抓住这一时刻。”
    台湾学者朱健炫先生在《摄影天地》著文中提出“所谓决定性瞬间,就是事件进行中,恰好有一个瞬间,所有元素(人、地、物)均各得其所,并同时展现出特定内涵及意义。”并认为“决定性瞬间”的本质,由三个环节构成,这就是:一)意义,即内涵之表达。它是使事件产生全新意义或赋予事件意义的时刻;二)空间,即构图之组成;三)时间,即时机之捕捉。至于决定时机的关键,就在前两者何时能展现其最佳状态之时刻。
    日本摄影家木村伊兵卫认为“照片是刹那间的东西。应该利用光线、画面、色调、感情都很调和的时候。换句话说,就是要抓住光线、构图、感情相一致的瞬间。”
    在我国,摄影界也有与“决定性瞬间”相似的阐述,1936年王洁之先生在《飞鹰》杂志著文说“从万象变化的数千万个一刹那中取出最美的一刹那,是美术摄影的最要法则。”于是有了“至美瞬间”的说法。1945年,我国摄影家罗光达根据当时解放区抗日战争优秀新闻摄影作品的拍摄经验,在《新闻摄影常识》一书中谈到“在瞬间抓住对象原型中最精华的一部分”,提出“瞬间精华”说。1960年我国摄影家、新闻摄影理论家蒋齐生先生提出“典型瞬间”,为往后我国新闻摄影理论界所认同。
    可以看出,布勒松的“决定性瞬间”的观念,事实上提出了对“摄影瞬间”的认识和把握的问题。以后的研究者对“决定性瞬间”的理解是有相当深度的,我们注意到这些理解正在摆脱传统静态造型艺术的瞬间概念,不是从关注最终的结果(绘画的构图或雕塑的构思)着手,而首先关注的是对象的运动、运动的瞬间、瞬间的意义,关注的是摄影的工具性——照片是刹那间的东西;关注的是摄影空间的整体性——要抓住光线、构图、感情相一致的瞬间。揭示了所谓“决定性瞬间”正是把握对象本质的形象瞬间与运用照相工具的拍摄瞬间的统一。透过研究者的字里行间,他们格外强调了“决定性瞬间”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的摄影活动。由此,笔者试对“摄影瞬间”的完整概念作以下图示:
 
 2.jpg
 

图中表示,在摄影活动中,摄影者、摄影工具和被摄对象三者之间的实时关系——同在一个时间和空间,摄影者与摄影工具的相交部分A表示一种使用关系,摄影者和被摄对象的相交部分B表示一种审美关系,摄影工具与被摄对象的相交部分C表示一种记录关系,其结果就是照片。三者相交的部分X是“摄影瞬间”,它表示摄影瞬间是三者交互作用的结果,是摄影者审美的瞬间感受,是摄影者拍摄的瞬间把握,是摄影工具对拍摄对象的瞬间记录,这个瞬间不是摄影工具对被摄对象机械的记录,而是摄影者运用摄影工具(A)将自己对被摄对象的审美态度(B)加以记录,予以再现和表现(C)的结果。

  因此,在其他静态造型艺术如雕塑和绘画创作中,创作者可以静心集中于创作对象多个瞬间的感受和体验之中,反复琢磨、推敲,而摄影则不能,因为“摄影瞬间”既强调对被摄对象的瞬间感受和体验,又强调摄影者在感受和体验中对摄影工具的瞬间把握。与其说是在瞬间捕捉瞬间形象,不如说是在瞬间捕捉自己对瞬间形象的感受。“摄影瞬间”使摄影者无法反复,甚至不能由一丝犹豫,一切都可以瞬间即得,也可能瞬间即失,成功与失败都在顷刻之间。“摄影瞬间”迫使摄影者在实践中锤炼自信、锤炼敏锐、锤炼果断。

 笔者认为,艺术摄影和纪实摄影为推动摄影艺术的发展,长时间在各自的实践中探索着的摄影本质,从爱默森的“自然主义”与斯蒂格利茨的“平衡的时刻”、“顺眼的时刻”到布勒松的“决定性瞬间”,是“艺术”和“纪实”两条推动摄影艺术发展的跑道在一个多世纪之后的一次理论并轨。他们对“摄影瞬间”意义的认识和表述,是摄影艺术中的艺术类摄影和纪录类摄影的理论和实践有了一致基础的重要标志。今天我们重新对“摄影瞬间”概念进行必要的梳理,作完整的表述,有利于加深我们对摄影本质的进一步认识,有利于阐明摄影技术和摄影艺术的关系,也有利于进一步揭示强烈的自我意识活动在摄影作品形成过程中的意义和价值。

 

  

按照上述对“摄影瞬间”完整概念的阐述,这里针对摄影艺术发展不同阶段和流派,试通过摄影的“实时瞬间”特点和绘画的“非实时瞬间”特点进行分析,沿着摄影艺术发展的历史轨迹,探寻其规律性,以温故知新,鉴前兴后。希望在数码信息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有利于我们对摄影艺术自身发展趋向的认识和把握。
   
自摄影术发明之日起,摄影艺术始终围绕着所谓的“非艺术”和“艺术”,“实用”和“艺术”两种思维﹑两种方式﹑两种效果的交织纷争中进步和发展,形成了纪录类摄影和艺术类摄影
*两大摄影门类和发展途径。这是平面静态艺术中,传统绘画方式及其画面效果与新型的摄影方式及其照片效果的不同认识和相互作用的结果,在根本上体现了绘画和摄影完全不同的“瞬间”概念,绘画不存在工具的瞬间性特征,而摄影存在,正是摄影工具的瞬间性带来了拍摄结果与绘画截然不同的瞬间效果,其实质是一个逐步认识和把握摄影艺术本质的过程,这种纷争不仅表现在纪录类摄影和艺术类摄影的两大门类之间,而且在艺术摄影发展的进程中同样此起彼伏,表现得十分突出。

 19世纪中叶,在摄影术发明不久,风光、静物、人像、建筑、旅游、商业、广告以及生活、战争、新闻等摄影种类都已相继出现,与此同时,很多画家用照相机拍摄素材,用照片代替速写和素描,还利用照片作参考,直接进行创作,“参考照片”也成了当时“欧美专业摄影家的主要服务项目,并进行绘画性的摄影。在摄影的应用过程中,人们一方面不满足摄影对客观的复制功能,另一方面又力图改变摄影从属美术的地位,赢得摄影自己的艺术桂冠,体现摄影的自身价值。艺术摄影在纪实摄影活动及其种类不断扩大的同时,幡然兴起是自然的。
 


 * 纪录类摄影和艺术类摄影  这是摄影的两大门类,它们在表现内容、形式或拍摄方法方面均有一定的区别,涵盖了由表现对象(如,人像、风光、静物摄影)、应用范围(如,科技、广告、商业、体育摄影)、应用技术(微距、高速、显微、水下、空中摄影)等其他各种分类法所及的摄影种类。本文为了避免与习惯上的摄影分类名称之间的混淆,因此,在多处改称“纪录类摄影和艺术类摄影”。

     在艺术摄影史上的第一个流派是画意摄影运动,始于19世纪50年代,经过19世纪末的兴盛期,于20世纪初逐步消退。画意摄影产生了三个主要分支,即“高艺术摄影”、“自然主义摄影”和“印象派摄影”。这里我们试用“摄影瞬间”的概念予以分析。

3.jpg

4.jpg

     可以看出,摄影工具和照相工艺方法在画意摄影运动中已经得到了广泛应用,这个摄影流派的特征是追求绘画的效果。问题的焦点在于拍摄的内容是如绘画构思加以拼合或摆布,还是在自然状态下直接记录。在画意摄影运动的发展中,从“高艺术摄影”到“自然主义摄影”和“印象派摄影”,绘画的“非实时瞬间”的创作方法和画意效果,向摄影的“实时瞬间”的拍摄方法和画意效果转变。在画意摄影运动约70余年的发展中,虽然对“实时瞬间”画面效果的追求仍然被绘画意境所笼罩,但是人们对摄影工具的“实时瞬间”特性的认识却越来越明确,同时追求画意效果的不同方法,推动了照相方法的改进和创新,使我们在画意摄影发展中不难看到日后众多艺术摄影流派的滥觞。

5-.jpg

6.jpg

按照前面讲到的静态平面造型艺术比较,我们可以把摄影创作按照摄影瞬间概念分为创作工具特点和作品瞬间特点来分析。创作工具特点有非实时性的绘画方式和实时的摄影方式两种,作品瞬间特点也有非实时瞬间的绘画效果和实时瞬间的摄影效果两种。将创作工具和创作作品的特点相互组合,可构成以下四种情况:

 1.采用非实时瞬间的绘画方式,取得非实时瞬间的画面效果;

 2.采用非实时瞬间的绘画方式,取得实时瞬间的照片效果;

 3.采用实时瞬间的摄影方式,取得非实时瞬间的画面效果;

 4.采用实时瞬间的摄影方式,取得实时瞬间的照片效果;

    第一种情况是典型的绘画创作;第二种情况是采取被摄对象化妆、摆布的方法进行的摄影创作,如高艺术摄影;第三种情况是采取局部拍摄、多底合成、拼贴翻版最终取得绘画效果的摄影创作,如高艺术摄影、拼贴和剪辑等,或是利用特殊的照相方法和工艺,取得不同于视觉的画面效果,如印象派摄影、未来派摄影、抽象与超现实摄影;第四种情况是典型的摄影创作,如全部纪实摄影门类的创作以及艺术摄影中的自然主义摄影、纯粹派摄影等。
    按照“摄影瞬间”概念对摄影创作进行分类比较,可以看出,除去第一种情况外,后三种情况在创作方法和表现形式上基本涵盖了摄影艺术创作的全部路径和信息。第二种情况是典型的绘画式摄影创作,但是照片的“实时瞬间”效果将当前仍然大量用于商业摄影、婚纱摄影、广告摄影方面。第三种情况是一方面随着计算机信息技术的发展,摄影工具可能成为计算机图像处理的辅助手段而得到广泛应用;另一方面是为了通过照相方法取得摄影非实时的多元效果,事实上推动了照相工具技术的不断改进和发展。充分利用先进的摄影工具和照相工艺方法,成了当代艺术摄影发展的一个重要途径。第四种情况是包括纪实摄影和艺术摄影在内的摄影艺术创作的主流。
    综上所述,我们从“摄影瞬间”的完整概念出发,以“实时瞬间”特点为主线,探求摄影艺术本质以及表现方法和创作规律,可以作为对摄影艺术表现的又一种诠释。按照 “摄影瞬间”概念,那么纪实类摄影是以“实时瞬间”特点贯穿始终的一种摄影方法和门类;而艺术类摄影虽然无须以“实时瞬间”特点贯穿始终,但必须是在创作过程中直接运用并体现“实时瞬间”特点的一种摄影方法和门类。这就是说,“实时瞬间”特点的揭示,并不说明只有采用实时瞬间的摄影方式并取得实时瞬间的效果的作品才属于摄影艺术范畴,它只是纪实类摄影的主导方面和艺术类摄影的一支重要流派。相反,“摄影瞬间”的完整概念告诉我们,无论是采用摄影方式取得的非实时瞬间的画面效果,还是采用绘画方式取得的实时瞬间的照片效果,都应在摄影艺术领域占有一定的位置。对于利用摄影“实时瞬间”特点的各种尝试都将有利于艺术摄影的创新和发展。
    笔者认为,自摄影术发明到计算机图像技术诞生之前,艺术摄影的表现形式和方法在传统照相工艺范畴走完了一个循环,计算机图像技术正将艺术摄影带进了一个螺旋上升的又一个循环之中,这是现代照相工艺时代的开始,是艺术摄影发展的新起点。但是,无论人们给当代一些艺术摄影的尝试冠以什么新的称谓,他们必须在新的循环中弃扬,在弃扬中创新。
 如果我们将人类文明进程中的书写印刷、录音和摄影作为文字、声音和图像三项记录工具革命的话,那么,当前我们所面临的计算机数码技术的应用正是集文字、声音、图像为一体的又一次记录工具的革命。计算机数码技术的应用不仅不会动摇摄影的“实时瞬间”特点,而且将极大地丰富静态造型艺术的表现力,为摄影艺术的繁荣提供了崭新的手段,特别是为艺术摄影发展的多元化创造了无限广阔的天地。

 

几点结论:

1.“摄影瞬间”完整概念的提出,可以从“瞬间”的时空意义上揭示静态平面造型艺术中摄影和绘画的根本区别;有利于摄影艺术不断开创作为一门独立艺术的自我发展道路。

2.“摄影瞬间”首先是一个技术问题,其后才是一个艺术问题。摄影术的发明只是人类解决瞬间图像记录方法的开始,摄影的广泛应用是摄影技术发展的真正动力。今天,挑战“瞬间”极限是摄影技术领域和摄影应用领域共同追求的目标。

3..“摄影瞬间”的完整概念,揭示了人、工具、对象三者之间的关系,反映了摄影工具的瞬间记录功能、被摄对象呈现的连续瞬间和摄影者的审美瞬间感受力的综合作用,最终形成的照片是特定时空条件下被摄对象的实时瞬间状态。

4.在摄影应用领域,艺术摄影与纪实摄影两大门类的发展是一个全面认识和把握摄影瞬间的过程,其中,艺术摄影的发展过程对揭示摄影瞬间的本质和意义更具有典型性。

5.以“实时瞬间”特点贯穿始终的摄影方式决定着摄影艺术主流发展的走向,因此,是否将“实时瞬间”特点贯穿于拍摄过程的始终,并不是“纪实”和“艺术”的主要区别,但确是纪实类摄影的鲜明特征。

6.对“摄影瞬间”概念的把握,使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绘画方式为摄影艺术的发展所提供的养料。在摄影应用领域,特别在艺术摄影方面,我们不能够排斥任何一种在运用摄影工具和照相工艺方法的同时,借助其他造型艺术思维和方法的创新努力。但是,在创作过程中是否直接运用“实时瞬间”特点的摄影工艺方法,是摄影与绘画(包括电脑绘画)的重要分水岭。

7.艺术摄影的表现形式和方法艰难地走完了它的一个历史性循环,从又沿着螺旋轨迹上升,开始了新的循环。计算机图像技术的诞生宣告了现代照相工艺时代的开始。计算机图像技术有望使百年艺术摄影的表现方法在新的技术条件下,重新获得发展空间,承载着新的内容和形式走上新世纪的艺术摄影舞台。在数码信息技术带动下的摄影工具和照相工艺革命,势必有力地促进艺术摄影多元化的繁荣。

 

 主要参考资料

《世界摄影史》曾恩波 著               艺术图书公司 中国摄影出版社

                                       1982年(内部发行)

《摄影与流派》谢汉俊 编著             辽宁美术出版社 19929

《新闻摄影理论及其它》蒋齐生 著       中国摄影出版社 199610

《摄影发展图史》 吴炜 著              吉林摄影出版社 20007

 《摄影简史》(英)伊安·杰夫里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0212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上篇:复现意识•摄影•摄影文化
下篇:摄影史学研究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