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之家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驻我会首席代表处
首页 > 老丁讲堂
写在刊载之前
时间:2016-07-23 22:31:02
    因为长时间做了行政工作,尤其是调到财政部工作之后,拿照相机的机会就很少了,于是就把撰写摄影论文,当作了业余爱好。自己曾给自己订了每年一篇的计划,每年都给自己出个题目写上一篇。尽管90年代调到部里之后时有间断,应该说还是坚持了下来。一经提笔,就要多看书,倒逼自己读书,读与摄影艺术有关的书,成了如今说来最大的收获。
    我的大多数论文是在上世纪80-90年代写的,直到2005年我才得空整理过去的论文稿,对多年的想法又作了一次梳理。2007年我开始撰写摄影方面的书籍,迄今已有13本,应该说完全得益于多年的论文写作。蒋齐生老师生前一再对我说,“理论要解决实际问题,不要玄,要有用。”我也是这样努力的,并一直着力在摄影应用性理论方面做系统研究,但是这些论文毕竟是始于三、四十年以前的一些思考,因此要感谢中国财政摄影家协会,将我的部分摄影论文呈给大家,只是希望这些文章还能够在时下给大家带去一点有益于提高摄影实践的助力,同时也希望大家能够从中了解我对摄影应用性理论架构研究的思路,能够继而引起大家对摄影应用性理论研究的关注。
   
    丁允衍
 
 
20167月于北京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上篇:“摄影纪录”论
下篇:复现意识•摄影•摄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