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之家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驻我会首席代表处
首页 > 老丁讲堂
“摄影纪录”论
时间:2016-07-23 22:29:55

丁允衍

    在人类发展史上,摄影以它的造型工具所具有形象记录的属性,显示了保存历史上瞬息即逝的得天独厚的能力,而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兴趣和社会的普遍重视,并逐步地取得了它应有的地位。
    在路易·达盖尔于1839年发表摄影制作法后,在美国曾出现了两个时隔都约20年的事件——即在摄影术公布的20年之后(1861——l865),美国爆发了南北战争,吸引了一大批有魄力又富有冒险精神的摄影师离开摄影棚走向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他们用四只骡子拉的大车,驼着暗室,用笨重的照相器材,记录了这场悲壮的事件。又一个20年之后(1888年),伊斯曼柯达小型匣式照相机问世了,这是多少摄影师梦寐以求的大事。有幸参加南北战争的战地摄影师一定会想如果当时就有个柯达照相机的话,这场战争纪实将会多么充实。尽管前后两个20余年的时间是一种巧合,但是这两个事件的时序却不会颠倒。如果说是伊斯曼柯达小型照相机的发明为摄影真正走向生活,走向现实提供了物质条件,成为“记录时代”的新开端,那么南北战争的纪实正是为摄影走向生活,走向现实准备了思想基础。前后两个20年的历史,可以看出正是人类摄影实践本身推动了摄影工具的不断创新和改革,反之,摄影工具的革命又促进了人类的摄影事业的发展。
    摄影打开了人类记录时代的成功道路,人类也在实践中才逐渐认识到摄影记录本身的威力和潜能以及在人类社会上应该发挥的作用,并逐步确立了与绘画不同的使命。我们并不认为记录就是艺术,然而艺术本身却必然是人对现实审美感受成果的“记录”,不管记录的对象和手段有什么不同,“记录”作为一种工具提供的方式无从指责,因为关键在于记录什么和如何记录。
    记录是摄影工具的属性,是摄影艺术表现的基本方式。工具和掌握工具的决定了摄影“记录”具有明确的主客观的双重内容,构成了摄影这门艺术在整个艺术领域中的特殊地位。
    艺术的客观性在于其结果是现实的反映。作为摄影艺术反映结果所揭示的客观性和整个艺术领域中各类艺术作品的客观性内容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摄影工具——照相机对反映对象的现场要求给摄影记录带来了狭义的内容。就是说,由于照相机的要求,使得不论是客观现实的捕捉还是按主观意图的摆布,都要求照相机前有具体而明确的物体,即便是虚构的也必需有经虚构拼凑的实际物体的存在,而不是文学艺术虚构的观念物,也不是绘画艺术虚构观念物的再现。面对摄影工具,摄影家的主观意识非通过对客观实物的观照,方能得到反映,然而,正是摄影记录的这种狭义性奠定了摄影艺术的纪实特性,它以其自身强烈的个性特征使摄影艺术确立了纪实的价值和美学意义,加强了这门艺术特有的感染力量。它将更少地给人以造作的痕迹,把人们投入了一个令人信服、更加自然的艺术世界。摄影记录特有的细腻和酷真的表现,加深了人们对摄影记录客观性的认识,使它成了当今各门学科研究和发展所不可缺少的工具,同时又打开了一个艺术的新天地,这就是用现实的本来面貌来反映现实,用生活本身的形式来衰现生活。

    艺术的主观性在于其对现实反映的能动作用,摄影艺术并不因为工具的纪实性而有所不 同。摄影机为人所掌握,人的主观意识必然渗透到记录的对象和所采取的方式之中。无论是抓拍还是摆拍,是前期置景还是后期加工,都是摄影家主观意识的反映。一件事物的具体性决不单是人们所看到的外部特征,而是人们透过外部特征所看到的事物的内在。“具体之所以为具体,因为它是许多规定的总结”(马克思),只有在认识和理解了这种规定性之后,这个事物对我们才算是具体的。摄影艺术由其工具所规范的记录对象的具体性,决不是工具对事物外部简单的显现,而是对事物外部和内部的各种规定的认识和理解。在这里,“许多规定的总结”是在事物的外部和内部、是在摄影记录主观和客观的辩证关系中显现出来的。艺术作品是一定社会生活在艺术家头脑中反映的产物,摄影艺术虽然由于其工具记录的强烈个性,使摄影艺术家必须将自己的审美理想直接寄寓于一个十分具体的现实生活和自然形式之中。但是,这一客观事物和表达方式却无疑是摄影家自己的个性;气质和感情的物化形态。

    记录的主观性决定的摄影艺术对“善”的内容和“美”的形式的追求,记录的客观性所揭示的“真”的体现,构成了摄影艺术真善美统一的美学基础。就摄影艺术活动来讲,记录的客观性终将处于记录主观性的支配地位。对记录主观性的充分认识,是为了记录客观性的充分把握。

 摄影工具提供的记录方式是摄影造型的,基础,是摄影造型过程中具象和抽象、内容和形式、纪实和失真、再现和表现基本要素之间辩证关系的纽带。

 

    一、 具象和抽象

        摄影记录使我们得到的是一个截然不同与视觉空间的平面相,这是由照相的半息性质决定的摄影造型的转换过程的结果。这个由立体到平面、由无限到有限、由整体到局部、由运动到静止以及由彩色到消色(黑白摄影)的过程事实上就是具象到抽象的过程。这里“具象”即三度空间的事物,“抽象”即二度空间的照片。在这一必然的转换过程中,记录的主客观内容决定了“物”的客观性和“象”的主观性的辩证关系。“象”受到“物”的制约,“象”又反作用于“物”。在象的特定格调和旨趣之中必然强烈地流露摄影家的主观意识。照片作为“物”的“象”化,实际上是作者“自我”的具体化。

 

    二、  内容和形式

 在三维空间里,“物”有它自己的内容和形式,我们称之为具体内容和一般形式。在这里,“一般形式”是一个空间视觉中完整的主体形态。每个物体都是其自身内容和形式的统一,每个事件:都是其自身内容和形式的集合。内容即形式,形式即内容,对物来说其内容和特定的外在是截然不可分割的整体。

对照相平面来说,“象”又有它的内容和形式,我们称之为表现内容和造型形式,这是“物”经过人的记录主观性的能动作用所取得的新的整体。这个新整体(即“象”)里,不是每个具体内容均能作为摄影的表现内容的,对于既定的表现内容也不是其一般形式的任意一个侧面都是确切完美的造型形式。   

因此,从“物”到“象”,形象思维将经过一个对具体内容和一般形式的分解。这是由记录客观性纪实所决定的摄影形象思维的必然方式,它将最终体现象对物的肯定。因为思维由立体进入平面,同一事物将出现一个“多形式”的状态。比如,由于观察角度的不同产生不同的形体结构,圆柱的正面是长方形,而在其正俯视点观察却是一个圆形。面对已确定的表现内容,我们的思维必然转向寻找内容的表达方式,这就是选择造型形式。同一对象可以是大面积的描绘,也可以是细节的局部已录,有限的照相平面完全可能导致与三度空间整体中截然不同的视觉效果。造型形式可以是与表现内容和谐的统一,使具体内容交代得更充分,也可能造成与表现内容的隔裂,导致具象整体协调的破坏。具体内容和一般形式的完整性绝不是表现内容和造型形式的统—。“物”和“象”之间存在着相当的距离,这一距离的弥合依靠摄影家的创造力。

具体内容和表现内容对同一被摄对象来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是对一般形式和造型形式来说却有根本上的不同。对内容认识和理解的深度和差距,必然表现出对一·般形式不同的把握,由造型形式决定了作品的不同效果。形式对造型艺术而言,它不是简单的一般形式的记录,而是表现内容本质的沉淀。三维空间物象经过“思维分解”转换为“形象”的新的整体,从这个意义上说,摄影家的创造力在于这种“思维分解”的能力,在于对造型形式质的把握。

 

 三、纪实和失真

 纪实和失真同属技术范畴,是摄影记录客观性和主观性的反映。

 纪实是指物象的实际存在,失真是指物象记录的畸变。就记录过程来讲,纪实是针对“物象”的,而失真是针对“形象”的。就记录方式来讲,纪实是接近人们的正常视点,符合一般视觉和心理感受的拍摄结果,而失真是离开人的正常视点,不同于一般视觉和心理感 受的拍摄结果。其他艺术创作中的所谓渲染、夸张、变形的手法在摄影艺术表现上均是利用摄影工具失真效应的结果。

 纪实和失真的对立和统一构成了摄影艺术基本特性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纪实特性使摄影记录必然步入时代的洪流之中,面向社会,面向现实,失真特性却使摄影记录打破了自然主义的绳索,进入了艺术领域,成为了沟通记录与艺术的一座“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桥梁。

 

 四、再现与表现

“描绘一幅美丽的面孔和美丽地描绘一幅面孔是两件全然不同的事”(车尔尼雪夫斯基)。再现是“描绘美丽的”,而表现是“美丽地描绘”,这一点对绘画和摄影来说在理论上是一样的。但是摄影工具的记录属性要求表现以再现为基础,“美丽地描绘”在一定程度上要依赖“美丽的”存在。这一存在不是艺术家主观感情和客观事物融汇后的观念的产物,而是摄影家主观感情注入客观事物自身形式再现的产物,是摄影家对物象的充分认识并加以选择或安排的结果。  

人和工具之间的主从关系不仅揭示了摄影记录主客观的双重内容,同时揭示了物和象、内容和形式、纪实和失真、再现和表现的辩证关系,从根本上奠定了摄影艺术的构成,形成了摄影艺术中诸要素之间辩证关系的特定结构。这是一个以摄影记录方式为中心的摄影艺术方阵,我试作下列图式构想。
         图中,我们将摄影结构矩形ABCD的上沿CD线称为物线,它表示可供拍摄的任何具体对象,是形神兼备的完整的主体形象,显示了多侧面和可变化的具象特征。CD端点分别表示具象的内容和形式即具体内容和一般形式。
         由三度空间形象变成二度平面形象,是一个由物到象的过程,这个过程通过照相机来 完成。我们在矩形ABCD中将其下沿AB线称为象线,它表示经过摄影工具的记录而在感光材料上形成的图象,这个形象显示了与“物”不同的特征,即是有限的、平面的、又是局部的和静止的。AB端点分别表示抽象的内容和形式,即表现内容和造型形式

 5.jpg

  在图中,我们将摄影结构矩形ABCD两对角线的交点称为记录点,它表示摄影工具所提供的记录方式,把矩形的两条轴对称线EFGH分别称为再现倾向线和纪实倾向线。这里,再现和表现、纪实和失真没有断然的界线,仅表示一种艺术倾向性的过渡。我们将EFGH用虚线连接。   
  按图我们可将摄影结构矩形分成下列几个不同的区域,来说明摄影不伺体裁之间的区别和联系以及它们的主要特征。
  1)  COD,这个区域由记录点和具体内容(D)及一般形式(C)构成,我们称之为基础区。这是一个由摄影工具直接对准具象进行记录的区域,一般实用摄影均属这个范围。
  2)  ABD,这个区域由具体内容(D)到表现内容(A)经记录点(O)与造型形式(B)构成,我们称之为新闻区。可以看出在这个区域强调内容选择和客观再现,然而并不排斥失真手段的运用以及由物到象过程中造型形式的重要作用。
   3) ABC,这个区域由一般形式(C)到造型形式(B),经记录点(O)与表现内容(A)构成,我们称之为艺术区。可以看出,在这个区域里强调由一般形式到造型形式的选择和表现,然而它同样重视表现内容的作用。也就是说,在表现内容确立之后,内容必然向形式转化,“这种转化本身已是具体内容的展开,就是形象”。(《美学概论》王朝闻主编)艺术的内容只有转入形式,才能成为实际存在的具体可感的艺术作品,从而为人们所欣赏和把握。
   4) AOB,这是新闻区和艺术区的重合部分,是一个新闻摄影和艺术摄影明显交叉的混合区域。可以看出,新闻和艺术作为摄影的两大体裁,在表现内容和形式上虽有区别,但它们之间并没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因为摄影艺术不可能排斥新闻这个意蕴深广的社会美的领域成为自己大有作为的天地。这个重合区内记录点(O)与表现内容(A)和造型形式(B)构成,“抽象”特征最为明显,可见,凡优秀的摄影作品,无论是新闻作品还是艺术作品特别重视表现内容和造型形式的统一。

 6.jpg

    在图中,EFGH线使摄影结构由上至下、从左到右显示再现和表现、纪实和失真的区别,事实上是作品的艺术倾向性。但是整个图式均未离开记录点,也无法离开摄影这一特定记录方式所规定的对“物”的要求的局限性。
    摄影结构图式反映了摄影这门艺术由科学技术提供记录方式的重要作用,揭示了摄影艺术诸要素和摄影体裁之间相互关系的构成。在摄影艺术这个对立统一的辩证结构中,由摄影工具提供的记录方式占有支配地位。
    摄影工具提供的记录方式打开了人类认识美和创造美的新的领域。这种科学和艺术的结合在某种程度上冲击了艺术,但它却无疑又为艺术增添了新的一翼。这就是人们获得了捕捉现实生活中美的瞬间的能力,获得了使生活素材直接升华的艺术美的新途径。
    美是艺术唯一的寄托,摄影艺术并不例外,摄影工具的记录方式开掘并丰富了人类认识美的内容,其原因是摄影工具不仅面对着时代进程中人类所不断认识的美和创造的美,而且更 大量地面对着意义深远的人类创造美的实践活动。马克思曾指出:“正是通过对对象世界的改造,人才实际上确证自己是类的存在物,这种生产是他的能动的类的生活,通过这种生产自然界才表现为他的创造物和他的现实性,因为,劳动的对象是人的类的生活的对象化;人不仅象在意识中发生的那样在精神上把自己分化为二,而且在实践上,在现实中把自己分化为二,并且在他所创造的世界中观照自身”。在这里,马克思说明了人在劳动的过程中改造了自然,使自然成为人的创造物,成为体现人的本质力量的现实性,使本非社会性的自然带上了社会性。同时说明了人只有通过对对象世界的改造,即“人化”自然的劳动才能确证自己是类的存在物,即确证自己是有思维、有创造能力并且能够欣赏美的人。除了人就谈不上什么美,因此就其本质来说,美是人在其所创造的世界中直观自身。马克思的这一观点“对美学特别有意义的是人‘在自己所创造的世界里观照自身’这句活,这正是‘用艺术的方式
掌握世界’,说明劳动创造正是一种艺术创造。无论是劳动创造,还是艺术创造,基本原则却只有一个:‘自然的人化’或‘人的本质的对象化’,基本感受也只有一样:认识到对象是自己的‘作品’,体现了人作为社会人的本质,显出了人的‘本质力量’,因而感到喜悦和快慰”。(朱光潜)
    因为人类对象化的劳动成果凝聚着人的心血,体现了人的本质力量,所以人类对自己的
  “产品”总是充满着特殊的感情,摄影工具为人类表现这种“产品”一一人的“对象化”劳动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同时也得到了记录这种“对象化”劳动的过程极大的可能性。这就是摄影记录所表现的人类创造的美和创造美的过程,人们可以随时从“摄影记录”中得到由劳动成果所带来的喜悦和快慰,而且在再现中可以随时看到人类自己为创造美所付出的沉重代价。这种创造过程的再现往往更容易扣住人的心弦,这是认识快感的特殊场合,它使人产生了经验、追忆、联想,思维交感和联系,体现了理智活动和理智成功的满足。这是作品的造型形式凝聚着实质内容的力量,是许多纪实作品经久不衰的重要原因。
    记录的事态的价值,其实是这种联系和联系的成功事态的价值。人们从美的创造过程感到了美的存在,因此人们很自然地将摄影工具首先对准人和“人化”劳动的产物。
    人们对理智活动和理智成功的满足,使得摄影术在其发明后的近一个半世纪的时间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摄影技术迅速渗入了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人类劳动实践的产品,人类智慧的结晶,丰富多彩的社会美,自然美以及其他艺术创造的一切可视的艺术美均可经“摄影记录”而直接取得新的艺术形式,这就是摄影。它丰富着人类艺术的创造,加速了人类艺术的交流。随着人们对“摄影记录”实质的认识,摄影工具提供的记录方式还不断向人们揭示美的崭新的内容。
    在今天的艺术大家庭里,用以描绘一个艺术家心中的理想境地,“记录”同样具有它独特的方法,并无法把它纳入一个普遍的公式,“记录”同样具有它自己为人们所接受的特殊魅力,它以一种断然的大刀阔斧的气魄捕捉着时代的足迹,以真正自然的力量,使摄影成为了一种艺术家与人民,艺术家与社会息息相关的艺术。摄影工具所提供的记录方式指出了摄影艺术自身发展的必然方向,是其他艺术所无法替代的。
 
 

* 本文于1988年入选全国第四届摄影理论年会 入选《摄影艺术论文集》由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出版 P196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上篇: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
下篇:写在刊载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