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之家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驻我会首席代表处
首页 > 老丁讲堂
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
时间:2016-07-23 22:29:44

丁允衍

当今的新闻摄影,正处在人类对静止图象的认识方式和思维能力的不断提高的螺旋之中。过去人们习惯于在一张实地战场,硝烟弥漫的照片中得到战争纪实的认识和了解。今天随着电视的兴起和运动图象的普及,我们就不一定只满足于一张普通的战争纪实照片所给予的感受了。相反,对一张埋在瓦砾堆里的双手的新闻照片,却可能会引起对这场战争更为明确的认识和更为强烈的情绪。今天,人们的思维要求新闻摄影能充分利用摄影语言来扩大静止图片的新闻容量,用形象的感染力来加深新闻事件的深度,用形象的表现力来打破新闻事件的时空有限性。这种力图突破新闻表现的随意性,从而强化新闻摄影表现形式的变革正是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趋向。

 

新闻摄影发展的近五十年

 

        新闻摄影至今已有一百四十六年的历史了。在这将近一个半世纪的时间里,新闻摄影的发展,可分为三个阶段,即刍型期、形成期和成熟期。而新闻摄影发展的近五十年(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后),正是新闻摄影的成熟期,人们提出了新闻摄影的形象性问题,并开始在实践和理论上加以解决。

本世纪三十年代,蓬勃发展的新闻摄影面临着电视新闻的挑战。为了报纸的生存,新闻界曾有过对图片“瞬间永存”的辩护,也有过“提高时效’、“扩大图版”、“发展彩色摄影”的种种努力。半个世纪过去了,人们才开始在长期的实践中明确地意识到,电视新闻的挑战不只是单纯的“时效性”、“覆盖率”的冲击,更大的威胁却是电视的普及所带来的人类形象认识能力的普遍提高。“特写”和“蒙太奇”语言的介入,直接地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人类对形象的认识方式和思维能力,改变了人们对程式化和理想化的传统美术原则的看法。这种由运动图象的普及所带来的对静止图象认识能力的普遍提高,才是电视对新闻摄影最大的冲击。因此“形象性”问题,成了电视和图片抗争的焦点。新闻摄影面临着变革静止图象的表现和开掘深化视觉形象的长期任务,这是新闻摄影发展到近五十年的重要标志。

新闻摄影面临着这样三种选择:一、要求继续以敏锐的感觉发现和挖掘新闻,抢在当今新闻浪潮的最前面;二、在同一时间、同一个热门新闻中,哪一家报社的哪幅图片更吸引读者;三、新闻事件过去了,又是哪一幅当时的纪实为后人留下了更为深刻的印象。第一种是新闻摄影通常意义的选择,就后两种来说,几乎完全是以“形象性”为焦点的争夺,是记者在同一新闻现场,同样面对着纪实和自我、客观和主观、再现和表现的困扰中的抗争。在你发表一幅新闻图片的时候,大概与此同时人们已经通过其他的渠道获得了这条新闻,那么新闻照片给人们的又是什么呢?是形象的新闻么?是的,但还不够充分。因为电视新闻可能同时已经用运动的形象告诉了人们。因此新闻照片不仅是形象的新闻,更应该是这场新闻中最强烈的形象。       

——不要更多地去担心人们不知道这条消息,传播新闻的渠道很多,新闻要快要新是无疑的,然而新闻摄影的价值在于它给人们留下了这场新闻中最感人的瞬间;

——不要更多地怀疑新闻照片的局限性,因为还有文字,还有电视,照片毕竟是照片,新闻摄影就应该给人们留下这场新闻中你认为最感人的形象。

追求新闻形象表现意识的强化,预示着新闻摄影开始进入了一个更高层次的形象表现的变革。这场变革,要求客观的新闻内容可以有主观的表现形式。这场变革,要求用新闻形象的自身容量和形式语言来感召读者。这种对新闻形象的集中、概括和凝炼本身,就意味着是一种“艺术扩张”。

新闻摄影发展的近五十年,迎来了人类思维认识上的一次重大飞跃。人类进入了一个思维认识“辞旧迎新”、“接力交替”的过渡带,其思维走完了从具象到抽象再到具象的第一个否定之否定的漫长循环,迎接着新循环的开始。应该说这是提出新闻摄影形象性特征的社会基础,也是新闻摄影“艺术扩张”的根本原因。由此,新闻摄影冲破了常规的表现方法,开始了“艺术扩张”的顽强求索。   

       

“艺术扩张”和艺术新闻的模糊趋向

   

在现代新闻摄影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为数不少的优秀作品,不仅具有很强的新闻性,而且具有很高的艺术性,象《乌干达干旱的恶果》、《手——两伊战争》、《丛林中的非洲士兵》、《柬埔寨难民》等,又如系列照片《大型芭蕾舞的幕后》以及象运用写意手法表现的突发新闻《援救人质》等等都在读者心里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在新闻摄影的表现形式上打破保持强烈的现场感的自然形式,着力于采用艺术的手法来强化新闻内容的趋向,我们称之为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换句话说,就是充分调动艺术摄影表现手法来处理新闻事件。 

我们知道,这种“艺术扩张”趋向在新闻摄影发展史上积蓄已久。

在我国,新闻摄影的理论研究早在五十年代就已经注意到了新闻摄影的“形象性”要求和这种“艺术扩张”的可能性,当时提出的“新闻摄影的双重性”;“新闻摄影的‘三求’,‘五求’”的观点都已经明确地概括了这种趋向。我们知道,所谓新闻摄影的“五求”中“新”即新闻性(我国摄影界对求新存有不同的解释,有的认为求新则意在“创新”。那么就创新来说,应该属于“形象性”的表述范畴),“真”即真实性,而“活、情,意”均属于形象性的表述,事实上已经涉及到了用艺术的方法来处理新闻事件的问题。而这些研究成果都是我国新闻摄影实践的总结。从革命战争时期的《黎明的钟声》、《斗地主》到建国初期的《结婚登记处》,特别是近二十年来的优秀新闻作品,都显示出了这种“艺术扩张”的顽强势头。近年来,在严格遵循纪实规律的我国军事摄影中,也有这样一些作品,象《兵是这样练出来的》(陶俊峰 摄)、《弦上箭》(赵忠路 摄)、《扑火战士的塑像》(关亚利 摄)以及《在爱的海洋里》(组照,杨桂生 摄)、《带去姑娘的心愿》(施文标 摄)等;这些作品就其内容来说都可以是一则摄影报道,但在表现形式上,《兵是这样练成的》采用逆光效果,使主体充满整幅画面,简化了演习中不必要的陪体衬托。《弦上箭》利用了大广角渲造的图像失真,同时又利用了景物之间的强烈反差,简化了影调,突出了线条,加强了形式力度。而《扑火战士的塑像》并没有去表现扑火的场面,而是表现了扑火之后的一位战土的背影。在人、树、工具凝成的一个静的瞬间形象中,刻划了一个曾在大火中奋力扑救的动的整体。这些艺术的处理手法,会引起读者对新闻事件更强烈的感受。

作为一种独立的摄影语言,在长期的摄影实践中并没有引起人们足够的关注,人们只是凭着一种热情和直觉,在实践中有意无意地丰富着这种语言。然而在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中却明显地出现了面对客观的新闻事件是否应该有主观的表现意识的问题。人们注意到了独立的摄影语言对所表达的纪实内容强有力的反作用。在七十年代表现柬埔寨人民遭受战争蹂躏的大量新闻照片中,唯《柬埔寨难民》感人难忘,同样在两伊战争众多的纪实照片中,《手》却给人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这些主观的表现形式都显示出强烈的主观意识,这种主观意识并不是让记者离开新闻现场去臆造什么形式,而是要求记者在现场选择更富有代表性的形象,发现更富有生命力的角度。新闻摄影的价值在于新,这种价值反映在事件的表现形式上也同样在于新。表现手法的优劣,反映了摄影记者主观意识的强弱。因为这种主观意识,完全来自于摄影者本身对新闻事件的认识和理解。这种认识和理解越深刻,这种主观意识就越强烈,那么新闻形象的选择就越真实,新闻形象的表现就越感人。   

可见,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不仅是独立的摄影语言不断完善的一个途径,同时又是对纪实内容的一种深化。“艺术扩张”给新闻摄影带来了新的活力,进而体现了摄影艺术的永恒价值。  

实践告诉我们,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并不是一种主观的愿望和刻意的追求,而是当今社会普遍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提高的结果。由于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其结果势必造成新闻摄影和艺术摄影在一定范围内的渗透和融合,致使一部分摄影作品在艺术和新闻的界定上产生模糊。且不说当今世界新闻摄影比赛当设“艺术新闻”奖,就是面对今天许多边缘作品,我们的确很难说清这是新闻作品还是艺术作品。对一些自然的渗透和融合,本身新闻立意明确、艺术表现生动的边缘作品,我们会感到那些所谓界定是多余的,因为它们同属于摄影的艺术,而且正是这种形式界定的突破给整个摄影艺术带来了生机。

  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所导致摄影艺术门类上的模糊趋向是一种提高和进步。我们说,从模糊到明确是一个飞跃,那么从明确到再模糊又应该是一个飞跃。在今天,这种模糊趋向并不是一种说不明的含混不清,新闻摄影和艺术摄影之间的模糊 性是十分明显的,其界定又是严格的;这就是新闻摄影和艺术摄影在主题选择上有根本区别,只有在形式表现上才有渗透和融合的可能。

近半个世纪以来,电视普及对新闻摄影带来的冲击,至今仍在延续。新闻摄影的“艺术扩张”趋向由弱渐强,它正在冲破新闻和艺术的界定,开创着一个艺术新闻的模糊带。这一切势必带来新闻摄影在观念上的一系列变化:

——不要把摄影当成形象信息传达的主宰,摄影只能起到它应起的作用;

——不必过分强调摄影形象表现的完整性,摄影面对的只能是一个局部,我们的要求只能是局部的深入;

——不要只强调存在对象的纪实,而忘了在存在对象关照下的摄影工作者心灵的纪实。只有把握心灵的纪实,才可能把握存在对象的纪实;

——对新闻摄影来说,不要总是认为记者在告诉读者什么,而更重要的是记者要和读者一起来感受由某一新闻事件所带来的感情上的震撼。

 


* 本文于1988年入选全国军事摄影理论年会,获优秀论文二等奖。入选《现状与思考》文集,由长城出版社出版。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上篇:对摄影艺术形式问题的一点认识
下篇:“摄影纪录”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