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之家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驻我会首席代表处
首页 > 老丁讲堂
试论摄影艺术的形象思维
时间:2016-07-23 22:30:36
丁允衍 
 
(一)
 
    形象思维是一种艺术创作的主要思维方式。它是“把从感性认识所得到的映象加以整理和安排,来达到一定的目的”(朱光潜《谈美书简》)的认识深化的过程。这不仅是使感性形象在本质化中体现个性,在个性化中反映木质的锤炼过程,也是艺术家在感性形象的升华中体现自己的思想情感和审美理想的凝炼过程。这是一切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律。这一规律揭示了形象思维的基本特征,这就是同时进行的本质化与个性化的统一和思想情感与形象的交融。
    摄影艺术无疑地遵循了一般艺术创作的基本规律,有着与一切艺术形象思维共同的基本特征。
     1) 摄影艺术的特征(即艺术的个性)决定了摄影艺术形象思维过程中本质化和个性化的同时进行。
    摄影是以独特的科技性手段闯入艺术大门的。但是,摄影的科技工具使我们无法象其他艺术创作那样以充分的想象撮合照相机前的具体事物。然而,“在实际生活里,本来就充满了精彩的优美的东西”“…存在着可能唤起观众美的感受的对象。客观自然总不是一般化的,……。”(王朝闻) 因此,在丰富多彩的生活现象中,在生活现象的多侧面里,在许许多多的“可能”之中选择一个最好的最有代表意义的形象,捕捉其最富有个性化的瞬间,对摄影创作来说尤为重要。摄影作品表现的整个形象无疑地保存了表现对象直观性的外表,但是在这对象身上我们又看到了许多同类物的影子,这里摄影创作“集中”和“概括”的真正含义。摄影不是将许多带有本质的现象集中和概括在一个新的组合里,而是集中和概括在一个非常明确而又具体的形象之中。齐观山的《斗争恶霸地主》、张印泉的《力挽狂澜》、陈勃的《雨大干劲大》、袁毅平的《东方红》等许多优秀作品都是摄影艺术在波澜壮阔的生活海洋中选择了最本质化的形象,捕捉了最个性化的瞬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本文于1981年入选全国第二届摄影理论年会
 
    可是,由于一般文学艺术创作过程中形象思维的普遍规律在文艺理论上的长期影响,人们总是在思想上和理论上怀疑和否定现实生活中无数现象本身的代表性和本质化以及可以直接唤起人对美的感受的对象。在实践中,本来绘画艺术常常也是直接把握和表现生活中带有本质意义的现象和自然美的,可是人们从绘画出自艺匠之手的既定的艺术概念出发却并不指责它是生活的翻版(当然它肯定不是生活的翻版)而对摄影的“机械照相”总带有偏见。追溯文艺理沦的发展,以往就有很多对摄影持有偏见的片面论述。“艺术家当然可以或多或少确切地临摹这条那条真的哈巴狗,按‘照相’的原则行事,不过这样一来,艺术家就面临着一种危险,即只有这条哈巴狗或是少数哈巴狗所固有的偶然的,单独的个性特点把包含在这些狗身上的普遍的本质因素都排挤掉了。”(法捷耶夫)这是出于对摄影单纯技术性功能的认识,是在一般文学创作方法引导下的片面结论。倘若按这杆的推论来看,这些狗身上的普遍和本质因素似乎原来并不为狗所有,而只是艺术家把无数“偶然的、单独的个性特点”综合加工后的产物,是纯主观的。他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实际上这种普遍因素正是每只狗身上都有的。哈巴狗的“媚态”和“奴性”的本质,正是人们通过对无数哈巴狗的认识才得到的,因为每条狗身上都或多或少的以各异的方式显露着这种本质。本质因素常常就伴随着偶然的单独的个性特点在生活中出现,这就给观代化的艺术工具——照相机带来了选择和捕捉这一普遍和本质因素的天地。只有摄影艺术凭借着科学技术给予的手段才能把握观实中这种极其微妙的变化。因为摄影艺术家在日常牛活中注意观察和体验,对事物的普遍性和本质性有了深刻的认识,比如少女对爱情特有“欢悦”、“向往”和“羞涩”的普遍心理在艺术家的思维中就有许多同类形象的丰富联想,然后才有在现实生活中抓住结婚登记之前的这种带有普遍性和本质化的瞬间,如李仲魁摄《结婚登记处》的可能,使事物的普遍性和本质性明显地体现在独特的富有个性化的瞬间之中。达到本质化和个性化的统一。
    2) 对摄影艺术实质(即艺术的共性)的把握决定了摄影形象思维过程中美感和思想情感的支配作用。
    “艺术开始于一个人在自己心里重新唤起他在四周的观实影响下,所体验过的感情和思想,而且给予它们以一定的形象的表现。”(普列汉诺夫)摄影艺术也同样开始想艺术家的这种感情和思想,比如“四五”作品,正是人民心里蓄积的无限悲愤和对党对祖国无比热爱的感情的爆发。没有—件优秀作品的艺术感召力不是来自于这种炽热的情感和诚实的思想的。同其他艺术形式一样,成功的摄影艺术之作无不洋溢着艺术家的感情和审美的理想,区别只是文学、音乐,绘画是艺术家在形象思维过程中是用语言、音符、线条比例等重新组合成足以唤起这种感情和思想的形象。而摄影艺术却是借助于经过选择的生活现实。
    摄影艺术是在极具体的生活现象中寄托着艺术家深沉的感情,这极具体的生活现象是艺术家在千百个中寻找,挑选和发现的这一个,当这一个生活或自然现象为艺术家所触动的时候,也正是这—个被同时摄入艺术家心灵和镜头的伟大瞬间。
 
(二)

 

除了摄影艺术以外的—切艺术创作,其形象思维的方法—方面表现在不离开以感性形象的活动和创造性的想象,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它们都要求利用概念认识的手段(比如文字、音符、线条等),用感性的经验联系起来唤起自由而生动的形象与情感。在这些艺术作品里,这些概念认识的手段不是当作推理符号来做逻辑论断而是经过艺术家的再创造(形象思维)、形成了新的组合——文学形象、音乐形象或美术形象。尽管美术形象更接近摄影艺术的形象,但是它们比摄影更明显地从根本上体现了艺术形象思维的创造力和形象思维的需要。为什么呢?其根本原因就是摄影创作从表现形式上无需借助概念认识的手段,而是直观的感性形象[1]。因此,摄影艺术的形象思维过程与其他文艺形式就有了显著的区别:

1)在创作过程的现象中,对其它艺术创作来讲,“感受”是形象思维的第一步,而对摄影创作来讲,“感受”是形象思维的深化。

“对艺术家来说,形象思维的第一步就要善于在广阔繁复的现实生活中,在五光十色的现实形象中去感触到、去发现和捕捉那些本身具有深刻社会意义的或容易联想起这种意义的形象和事件。”(李泽厚) 但是对进入创作的摄影艺术家来说,显然“感受”已不是形象思维的第一步了,而是创作进入了白热化的高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既便是写生和临摹也仍然需要绎过作者用概念认识的手段(线条,色彩等)在画布上重新组合这个眼前的现实中的形象.一经组合,写生和临幕之作也就明显地蒙上了作者的主观色彩,而摄影却用科技工具替代了绘画的人工组合.艺术家的主观性对摄影来说显然受到了工具的束缚.因此,我们说摄影是直接取得“自然”,而绘画是重新组合“自然”。所以在表达形式上十分相近的姊妹艺术,在创作实践上却有截然区别。

当摄影艺术家对接触到的形象或事件有所感触的时候(可能这种感受一时还是不够明确的),也正是需要我们按动快门的时刻,瞬息即逝的“神似”、事件片刻的意义、自然美短暂的停留都不允许摄影艺术家有任何迟疑,此刻需要的是摄影艺术家惊人的判断力。所以,在创作现象上,对其他艺术来说,“感受”是形象思维的开始,而对摄影艺术来说,却孕育着形象思维的成熟。这可能会产生摄影艺术创作是“偶然的机会”,给人以“由理性到感性”的表象,这样的理解都是片面的错误的,也是人们长期以来对摄影艺术简单化的错误认识和从概念出发的偏见所造成的。摄影创作的“感受、选择和捕捉”已远不是一般艺术创作中的感性认识了,而是建立在长期的积累学习,平素的观察体验的感性认识基础上的。从摄影创作的选择、感受到拍摄瞬间的捕捉是感性认识上升为理性认识的反映。“即使那些创作过程极短的作品,也有一定的生活基础的。把具有必然因素(生活积累)为前提的‘触机’理解为纯粹偶然性的‘机会’,从而不重视生活经验,只靠碰运气拍照的想法和做法都是十分错误的。”(袁毅平)

所以说,一般艺术创作的“感受”是感性到理性的开始,而摄影创作的“感受”是感性认识上升为理性认识基础上由直觉引起的思维质变,一般艺术创作的感受是形象思维深化的第一步,而摄影创作的“感受”往往是形象思维深化的结果。

2)在创作过程的实质上,摄影的形象思维有着赖以逻辑思维进行的特殊要求和方式。

“从生动的直观到抽象的思维,并从抽象的思维到实践,这就是认识真理,认识客观实在的辩证途径”(列宁)。摄影创作的“感受”正是反映了这个从生动的直观到抽象思维,并从抽象思维到实践的必然过程,摄影创作的“感受”正是平时积累和观察的结果,在摄影创作实践之前形象思维就开始了,但是摄影艺术家的思维不能只限于表象(这在其他艺术的形象思维中也存在,但表现的却没有摄影艺术那么明显),既使在创作思维进入白热化的阶段更需要以逻辑思维的方式进行,而不是专一地停留在形象思维上,因为摄影创作不可能有充分的自由在形象里掺入以感性材料为基础的想象和虚构,不突破直观性的外表,洞察外表包含的本质,摄影的形象思维就失去了意义。要让思维冲破表象,唯有提高到复杂的抽象的概括,这就是逻辑思维。“当思维从具体的东西上升到抽象的东西时,它不是离开——真理,而是接近真理。……,一句话,那一切科学的(正确的、郑重的、不是荒唐的)抽象,都更深刻更正确、更完全地反映着自然。(列宁)平时的积累本身就是一个体验、观察、认识、分析一切人和事,进发思想的火花,酝酿有积极意义的主题和形象的复杂的思维过程。是形象思维和逻辑思维交互进行的过程。逻辑思维的引导加强了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创造力,这就是使艺术家在直觉形象中悟出了深刻的道理 

近年来,我们在其他艺术中,特别是在文学和美术领域看到不少反映人民心声的优秀作品,其中有很多是揭示历史进程中本质性的题材。然而摄影艺术却无法导演生动悲壮的历史画卷,而只有在时代的进程中表现波澜壮阔的现实图景。很明显,其他艺术可以在事件发生之后的相当长的时间里对某事某人某物反复理解,逐步认识,由最初的感受到最终的成熟,由不明确到明确,再三斟酌,酝酿作品。而摄影创作,在事件发生之时倘若只能将思维停留在表象上,而不能有所感动,那么事件本质的短暂表现也就随即消失了。因此,摄影艺术家需要有高于其他艺术的洞察力和判断力,这就是摄影艺术形象思维依赖逻辑思维进行的重要意义。摄影作品往往都是瞬间的产物,然而正是大量的逻辑思维和生活经验孕育了摄影创作的无数个瞬间。“四五”作品的成就本身正是说明了作者心灵里有着极其深厚的社会理智的逻辑基础,尽管在当时摄影工作者并没有顾及逻辑思维的作用,但是“四五”的行动就是大于这一深厚基础的召唤,使摄影艺术的形象思维有了发挥创造力的自由天地,在“形象”的束缚中争得自由。显然,逻辑思维使摄影艺术家能在时代的行进中,在自然现象中,透过一般的平凡的直观表象看到事物的本质,倾注自己的感情和美感,使可信的“自然翻版”得到艺术的生命,成为艺术的珍品。

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逻辑思维的作用对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开展十分重要。

摄影艺术就是用观实中的具体形象来准确地传达一定的思想内容的,因此,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本质在于充分思考和理解的基础上(逻辑认识)揭示客观表象深刻的本质内容,揭示有益于精神享受的自然美。所谓形象思维过程中“创造性想象”对摄影艺术来讲就在于对直觉的深刻理解,和发现有意义的直觉。

其他艺术的形象思维是组合一个有道理的形象,而摄影艺术的形象思维是悟出直觉形象的道理。所以说,选择发现一个有道理的现实中的形象和虚构组合一个有道理的概念中的形象是摄影艺术形象思维与其他艺术形象思维的根本区别。从而也可看出摄影形象思维赖以逻辑思维进行的必然性。

 

(三)

 

下面谈一谈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特色。

1)具体性。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具体性(或直觉性)是摄影的科技特性决定的。

因为照相机本身的机械功能务必要求它的表现对象是具体的人、物、景。所以,形象思维就不能离开生活中的具体形象,而且是.“实体”,不是其他艺术形象思维中的“映象”。在摄影创作中,无论作者有多么丰富的想象.最终仍要回到具体的环境、具体的人物,具体的事件中来。

形象思维的具体性反映了摄影艺术的客观性。有人说摄影是最诚实的艺术,这是很有道理的。运用纪实武器去表现真实的现实成了摄影艺术义不容辞的职责。摄影艺术家应该比其他艺术家更直接地在创作活动中表现时代的本来而貌,而不持偏见。或声说,在直接的生活中更有利于摄影艺术家通过自身的思想,感情、性格、信念中的矛盾斗争,做到在客观中纠正和战胜自己的成见,使摄影作品真正成为伟大时代的镜子。因为照相是忠实的描绘,但忠实的并不是照相机,而更应该是照相的人。

但是,摄影的形象思维受具体形象的约束,无限想象受到了“具体性”时空的局限,因此摄影的形象思维不同于其他艺术侧重“创造性的想象”,而重在思维的丰富联想。联想作为一种思维活动,可以综合使用其他感官带来的记忆信息,它不受纯视觉的时空局限,但它并不能同想象那样走向无限的时间和空间。这从根木上反映了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特点。摄影创作中的形象思维过程都有形象联想的“触机”,比如,“稗子穗长得小,但比稻穗高一头。使我恍然大悟,感到这富有哲理…”形成了李英杰的《稻子和稗子》的创作形象。联想伴随着逻辑思维贯穿在整个创作过程中。思维联想使摄影的这个瞬间有了“表现前前后后许多的时间(狄德罗)的可能,使具体性的直接有了更多的间接内容,给读者留下思考的充分余地。当然:艺术形象寄寓的哲理和事物的本质内容一定依附着特定的形式美:绝非简单化的感性形象加标题所能表达。但思维联想作为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重要方式?它丰富了表现的内容,开掘了形象的内涵,加深了作品的意境。

形象思维的具体恤说明,能给“思维”以具体形象的创作方法在摄影艺术范畴都是可行的,只是在形象思维方式上各有侧重。“摆”的方法在形象思维上侧重于主观的意愿,创造性的想象,再现创作意图;而“抓”的方法在形象思维上侧重于客观的认识,理智的判断,寻找意图的表现。从艺术形象思维来看,两者都是不可缺少的。 

 2)细节性。摄影形象思维的具体性决定了形象思维的细节性特点。摄影的表现对象不能在千百个中各取所需,而只能在千百个中挑选“这一个”。摄影作品无—不是社会生活的细节。

丰富多彩、复杂多变的社会孕育着生活美,因而生活美本身也是那么丰富多彩和复杂多变。丰富的社会内容说明了生活美的广泛性,多变的社会生活说明了生活美的复杂性。因此,从广义上理解生活美是丰富的、大量的,多方而的,取之不尽的,但从狭义上理解生活美又是局部的,片断的、短暂的?有限的。“美是生活”(车尔尼雪夫斯基),但并不是凡是生活就一定美;所以摄影的形象思维必然去开掘的现象的纵深,去寻找、捕捉最微妙的感受,去探寻大自然的壮观和优美,去发现隐藏在一般之中的不平凡。

形象思维的细节性反映了直接性本身要求表现更多的间接性,即要求选择的形象离开概念的认识,使人们在直接的形象中领悟更多更深刻的道理,正所谓“察乎一毫,投乎万象”(张放礼)。凡是成功的艺术作品,总能够在一些偶然的有限的具体形象里传达出那必然的无限广阔的内容来打动人和感动人。这正是艺术形象“以一当十”,“以小胜大”、“以少胜多”的道理。所以,细节性特点要求摄影创作只有在深刻理解的基础上,高度精选,百里挑一。

摄影科技手段对形象表现特有的准确和细腻,奠定了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细节性的基础,确立了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细节性特点的必然性和重要性。特写常常是形象思维细节性特点的重要表达形式,也正是细节性特点的狭义内容。

显然,细节性的特点反映了刻划“神似”境界的思维过程,这一特点冲破了“具体性”的束缚,使摄影艺术的形象思维争得了充分的自由。

3)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连续和反复。  

摄影创作中,在把握拍摄时机的时候,我们常常有对客观对象的主观追求,比如“让车再往前开一些”,“最好这里能有两个人”,“那怕前面有棵小树也好”……等等。这是摄影创作形象思维。在这过程中,艺术家或多或少都有对形象“重新组合和安排”(朱光潜)的要求和欲望,尽管是有限的。因此就出现了干预,若在具体条件不能干预的情况下就需要等待。但是摄影创作经常遇到偶然的情况变化,艺术家捕捉不成熟的感受和理解还不充分的现象,由思想的火花到作品的形成,由于摄影的迅速和瞬间的表现,使内容和形式常因主观上的疏忽和客观条件的限制而不能达到理想的境界。因此摄影创作过程中形象思维不仅在拍摄之前和瞬间之机,而且一直在制作过程中,甚至在一个很长的时间里连续进行、反复进行。

暗室技巧的加工艺术是形象思维的连续。艺术家借助于暗室工艺完善构思,它包括确定最终的构图方式,决定取舍裁剪,以及叠制、加放和其他各种工艺技巧的运用。暗室加工重在充实内容的表达形式,是对艺术形式的加工,是为了完善形象思维的审美理想,探求内容表达的深度。《搏斗》(陈复礼摄)是暗室加工的成功作品的例子,它很明显地发挥了形象思维连续作用,完成了艺术家的构思。那怕我们已经知道了这是香港的船,马来西亚的云,但它仍然使读者得到了感染而并没有去理会这是后期加工的效果,这就是真实,艺术的真实。这里我们看到了创造性的想象在摄影形象思维的连续和反复中得到了发挥。当然“加工”应该是十分慎重的,有选择的。是生活典型的强化,是艺术表现力的发挥,而绝不是美的破坏,表现力的堆砌。

摄影作品命题的酝酿和形成是形象思维的连续。命题是摄影艺术形象思维中的抽象,是明显地赖以逻辑思维进行的形象思维的深化,是摄影创作中借用概念认识的手段一—“文字”来烘托形象的唯一方式,是摄影艺术形象思维中仅有的形象和“词”的概念之间的直接演绎关系。我们有时在命题中取得形象(先得命题然后进入创作),有时在形象中取得命题(在创作之后确定命题)。词的概念(标题)的凝炼使艺术家形象思维更加深入,形象(照片)使艺术家在“词”的中间发挥了想象力而进入了高度的抽象,从而使形象更加丰满,作品的立意更加深刻。标题不仅是作者感情寄托的一种手段,同时也成为读者感情联想和审美的引导。所以,摄影作品的命题是形象思维连续的重要环节。

有人说,摄影是无法反悔的艺术,这是从生活的许多瞬息即逝的现象而言的,这说明了摄影及时捕捉的重要性,但对摄影艺术来说,它依然有艺术家思维反复的过程。一方面生活中有许多反复出现的现象,完全有一时更比一时强的可能,有等待出现更接近主观意图的可能,这就是不少摄影作品孕育了长期构思的情况。另一方面是生活本质的表现是多侧面的,是永无穷尽的,其本质性的表现在这个侧面消失了,在另一侧面又出现了,各个侧面有不同的特色,有时不一定“这样的”就一定比“那样的”好,如果自己原先认定的“即刻”没有及时捉到,就中止了思维,那么接踵而来的新的“即刻”也可能—样地失去。对具体的创作活动来说,不是失去的才是美的,只有抓住了才是真正美的。形象思维的反复就是使摄影创作适应复杂的情况,在事物变化和反复之中使思维深化。事实上,在暗室制作中对既定的照片形象也同样有经常性的思维反复。因此,有形象思维的连续,同时就有形象思维的反复。

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反复要求我们抓住、珍惜形象的核心和内在的意义,在反复中不断深入和前进,达到创作的目的,所以摄影艺术有许多经过反复而成功的经验,这是形象思维在反复中深化的结果。形象思维的反复作为艺术形象思维的普遍规律在摄影形象思维中并不因为摄影艺术的瞬间表现而受到限制。

在不断连续和反复中进行的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具体性和细节性使摄影艺术作品体现出以下基本特点:

要求画面是极其具体、明确和直接的视觉形象,这是类似电影艺术而区别于其他艺术的纪实性特点;

要求表现对象是具有同类共性的代表,这主要是区别于绘画艺术的选择性特点;

要求表现对象是最富有个性化的瞬间静止状态。这主要是区别于电影艺术的瞬间性特点;

作品必然体现出艺术家个人的艺术修养和爱好,民族、区域、风俗,习惯等多种区别,使艺术作品凝炼了艺术家的个性,而形成各自的风格,即作品的个性。

显然,摄影作品的特点实质上揭示了摄影艺术形象思维的重要意义:形象思维是典型化的根本途径。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上篇:摄影造型基础论纲
下篇:论“照相失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