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之家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驻我会首席代表处
首页 > 老丁讲堂
在本届记录类摄影作品评选中所想到的
时间:2015-10-15 10:48:29
在本届记录类摄影作品评选中所想到的
丁允衍
作者简介:
  丁允衍 1948年出生, 上海市人。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新闻摄影进修班毕业。二级摄影师,编审。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新闻摄影学会第三届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财政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原财政部中华会计函授学校副校长。

○关于记录类摄影作品
○关于新闻摄影和纪实摄影
 关于“记录”与“纪实”
○记录类摄影作品的“真与假”
○要重视对“摄影瞬间”的把握
○关于组照的“少而精”原则 
 
  记录类摄影作品在摄影艺术作品展览中占有特殊位置,谓之特殊,是因为记录类摄影作品是坚守摄影本质的重要之所,是摄影人担当社会责任的当实之务,因此,记录类摄影作品以一种特殊的分量影响着每个摄影艺术作品展览,记录类摄影作品的水准无形中与每个摄影艺术作品展览的整体水平联系在了一起。大家也对记录类摄影作品的评选格外关注。
  在本届影展记录类作品的评选过程中,想到一些问题,希望能够通过交流和讨论,对今后财政摄影工作的开展和提高有所帮助。
 
 关于记录类摄影作品
  什么是记录类摄影作品?这是一个看似非常清楚的问题,但是从作品的分类选送情况来看,又并不那么清楚。有作者询问这个问题,因此我认为首先要对记录类摄影作品有一个基本认识,这就是记录类摄影作品必须是能够充分显示摄影纪实性特征的作品,摄影纪实性特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工具性,摄影作品是照相工具的直接产物;二是现场性,摄影作品是直击现场所获取的平面影像;三是客观性,摄影作品是由拍摄者充分尊重照相机前的人和事而取得的真实的、可信任的影像。这三个方面中,工具性是基础特征,现场性是时空特征,客观性是伦理特征,也是摄影人必须遵守的道德准绳。这样,我们可以对记录类摄影作品作这样的理解:记录类摄影作品是利用照相机的工具特性,在现场直接摄取的真实可信的影像作品。
  当前在摄影艺术领域对各类摄影作品的评价中基本是按照记录类、艺术类和创意类进行区分的,通常从两个方面来界定:
  首先是针对摄影作品的题材来界定,如新闻、纪实作品当属记录类;而风光、静物、人像等传统艺术摄影门类则归艺术类。
  目前国内影赛还设有“主题类”,如民俗、建筑、风光、动物、花卉、体育、人物、商业及工业、农业、科技等行业题材。被细化的题材事实上在被摄对象、拍摄工具、拍摄方法、表现方式上各有不同,自有专攻,因此,题材的细化不仅便于作者参与,也便于同类题材的作品评价,容易比较,更趋简单、合理和公平。
  但是,实际上“主题类”的细化并没有从根本上能够改变摄影艺术评价体系中的基本划分,无论什么“主题”,其实仍然存在“记录”、“艺术”和“创意”的差异。
  除了风光、静物、人物等传统艺术摄影题材之外,大多数可纳入记录类摄影的范围。可见,记录类摄影的题材广泛,内容丰富。
  二是针对作品后期处理的方法来界定,大致可分为三种,即后期处理、后期加工和后期制作。“后期处理”指常规的调整处理,包括图像的亮度、反差、锐度、饱和度等合理区间的适度调整,多用于记录类摄影作品;“后期加工”指对拍摄的前期图像进行了一定的删减或增添,对画面的影像、色调做大幅度的艺术处理和加工等,多用于艺术类摄影作品;“后期制作”是指将前期拍摄的图像作为素材重新进行加工组合,属于创意类摄影作品。
  本届来稿分类基本上是按照上述两个界定进行的,并将创意类作品归入了艺术类。在初评之前,我们就将选送的作品作了必要的甄别,力求把所有的作品都能够比较准确的归类,使大家的作品能够得到公正的评价。
  比如,本届记录类摄影铜质收藏作品《象山港大桥》(浙江宁波象山县财政局陈英姿)(如图),作者是按记录类组照选送的,有人就认为该作品应该属于艺术类,我认为不能简单的把它看作一幅风光照片,而要考虑照片的用途以及语境化对照片意义产生的影响,应该划为记录类作品。其中的主题照片,在顺光条件下构成了近暖远冷的色彩透视,在冷暖对比中表现了大桥的标志性意味,即跨海经济圈的形成,足以说明作品的新闻意义,这在后来的照片文字注释中得到了证实。最终这幅主题照片以单幅作品参加了评选。
 
1.jpg  
  记录类摄影作品的核心是真实。对于照片的“真实性”,虽然在理论上,曾经有过两种不同观点的争论,苏珊·桑塔格1认为,照片能够精确见证事物的真实性;而马柯斯·科兹洛夫2则认为,照片的视角就像“目击者”所提供的信息会产生误解。但是马柯斯·科兹洛夫在他的《摄影与幻想》一书中还是认为:
  虽然现在出现许多令人迷惑的现象,但照片仍然是我们视觉感知与感知记忆之间最权威的仲裁者。赋予照片高高在上的地位不仅是摄影显著的“客观性”,还有我们的观点,即照片保存了转瞬即逝的感动。
  不管影像和真实世界的关系是怎样被构建起来的,我们都要注意,摄影的真实性或“精确的真相”所带来的权威感才是摄影语言和摄影美学的基本要素。
  对作品真实性的质疑往往是对照片情节的不信任感和照片过分修饰的痕迹引起的。在来稿中,我们发现有往年发表过的获奖作品,但是我们感到现场情节不够真实,有明显的摆布痕迹。于是做了网上和电话调查,经过与作者坦诚的交谈,确定了我们的判断,于是这幅作品没有进入初选。在记录类作品中还发现有经过后期加工“添鸟加云”的照片,对于可用的题材展览筹备组一律要求作者撤换,提供原片。这些情况应该引起大家的重视。
  这使我想起美国纪实摄影家多萝西娅·兰格的纪实名作《流离失所的母亲》,这幅作品摄于1936年。据有关资料记载,在兰格拍摄这张照片时,刚好有人伸手挪动了一下作品主人公身后的帐篷,无形中就把一个不成形状的拇指摄入了镜头,这让兰格十分纠结。于是在提交照片前,她把底片上的拇指修掉了。这个技术对兰格来说很简单,但是对当时的项目主管史特莱克来说,这是一种有失格调的做法。因此,兰格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心存内疚。
 
3-流离失所的母亲  1936(美)多萝西娅·兰格.jpg
流离失所的母亲 1936(美)多萝西娅·兰格
  
  保证记录类摄影作品的真实性和纯粹性,不受到任何修饰的影响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纪实美学最重要的原则之一,对这一原则的破坏,哪怕是极其微小的改动,都会引起人们的不满和不信任。
 
关于新闻摄影和纪实摄影
  新闻摄影和纪实摄影是记录类摄影的两个重要门类。
  “新闻摄影”是以图片的形式对正在发生的事件进行的现场报道,通常是公众所关注的社会热点,强调新闻性、时效性。但是随着电视和网络媒体的出现和发展,新闻摄影开始了自身转型的“艺术扩张”道路,因为如今的新闻摄影重要的并不是要让你知道正在发生的什么新闻事件,而是要能够为每一位受众留下对某新闻事件的深刻印象。事实上,新闻摄影的新闻意义并没有改变,改变的是新闻照片所展现的强烈的视觉力量,这种平面静态图像的视觉力量是电视和网络传媒图像所无法比拟的。一个新闻事件过去了,只有这个事件中为数很少的优秀作品才会给人们留下深刻的记忆,以至成了一个新闻事件的符号和历史的印记,从而也不断改变着人们对新闻摄影的传统看法。
  “纪实摄影”是一个有着特定社会含义的摄影门类,成形于上世纪30年代,经过了一个很长时间的发展和演变,它从专注于社会贫困与不公现象,逐步延伸到了社会环境和文化空间,包括日常生活情景。纪实题材风格几经变化,但纪实摄影没有改变“摄影忠于现实”的基本观点,没有改变对环境的关怀、对生命的尊重和对人性的追求。上世纪80年代,有人比较明确的提出纪实摄影的出发点及其目标,即“个人所关注的社会生活”和“服务于社会变革”(卡琳·贝克尔·欧恩Karin Becker Ohrn)。因此,我对纪实摄影作这样的理解:纪实摄影是以图片形式对正在发生的事实所做的现场记录,它是拍摄者个人所关注的社会现象和生活状态,它强调的是拍摄者的社会使命和责任担当,强调的是作品的鲜明观点和爱憎情感。我国的纪实摄影以解海龙的力作《大眼睛》及其所推动的希望工程成为了新起点,开始稳步发展。
  在记录类摄影作品中,除了严格意义上的新闻摄影和纪实摄影之外,凡是具备摄影纪实特征的作品都属于纪实性作品。
在本届参选作品中,新闻摄影和纪实摄影的数量不多,但是仍能够看到它们坚实的身影。比如,银质收藏作品《灭火》和铜质收藏作品《风雪路上》是比较典型的突发性新闻和日常生活新闻作品。
 
2.jpg
 
  本届的金质收藏作品《寻找抗战老兵》、银质收藏作品《名医下乡做手术》、铜奖收藏作品《竹桥村委会选举》都是具有社会意义、观点鲜明的纪实性作品。
 
《寻找抗战老兵》(组照)  作者:贾文杰   河南省义马市财政局.jpg
寻找抗战老兵(组照)河南省义马市财政局贾文杰
  河南省义马市财政局女职工彭红霞,是一名热心社会公益服务的志愿者。当她了解到部分参加抗日战争的老兵存在收入微薄、生活困难的情况后,主动抽出节假日和休息时间,挨家逐户走访,帮助他们整理有关申报材料,向社会慈善福利团体争取救助资金。近一年来,她通过多种形式帮助15位抗战老兵获得了社会关爱,缓解了他们的生活困难。
 
 0650--廊坊市 张环录 名医下乡做手术.jpg
 名医下乡做手术(组照)河北省廊坊市财政局张环录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统领下,北京多家大医院与河北香河市乡镇卫生院签订合作协议,派出名医专家下乡为农民患者做手术,有效缓解了农民大病难治的问题,深受广大群众欢迎
 
 竹桥村委会选举》(组照)  作者:高东阳 江苏省南京市财政局.jpg        竹桥村委会选举(组照)江苏省南京市财政厅高东阳
  2014124日,江西省金溪县双塘镇竹桥村举行第九届村民委员会选举。乡亲们聚集在老祠堂里,认真填写并投下自己庄重而神圣的选票,最终结果被公证人记录在一块久经风雨的老门板上。
 
  因为适逢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我协会王武洪秘书长为了进一步了解《寻找抗战老兵》的拍摄情况,向作者做了电话采访。作品的主人公叫彭彩霞,是一位财政人,也是一位社会志愿者。2012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了抗战老兵,发现他们的家境困难,于是她组织了几位志愿者,利用节假日,起早摸黑,为有困难的抗战英雄寻找社会关爱资助。她带领志愿者克服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困难,还承受了社会上的一些风言风语,目前已经帮助了该地区的15位抗日老人和遗孀获得了资助,这项工作还得到了周边县市的响应。
    作品打动了我们,影像的感动是对70年前的抗日老英雄的深深敬意,也是对一位普通的志愿者的感激之情。老英雄和志愿者都需要全社会的尊重和关爱。
 
关于“记录”与“纪实”
    我们知道,实际上“纪实”(Documentary)就是“记录”(Document)或“记载”(Record),是一回事。但是目前,在摄影界有把“摄影的纪实性”和“纪实摄影”相混淆的现象,针对浮躁的“纪实”之风,我想阐述一个观点:
    记录是有“一般性记录”和“表述性记录”区别的,一般性记录是针对拍摄内容的,想拍就拍,看到什么就可以拍什么;而表述性记录是针对拍摄内容的特定形式的,当被摄内容确定之后,我们所拍摄的是这个既定内容最具代表性的一面—— 一个形式,一个特定的形式(如图示)。
 
3.jpg
一般性纪录和表述性记录比较图示
 
  一般性记录和表述性记录差别完全在于表现形式,这是摄影选择的结果。
摄影选择是记录类摄影的唯一方法,“选择”涉及拍摄环境、光线、位置、设备、技术等条件,这里不做详述。但是,当拍摄对象确定之后,每一位拍摄者都会投入到选择之中,选择是拍摄者对拍摄内容的认识和理解,我们能否选择到一个合理的、美的表现形式,完全取决于我们对被摄对象及其内容的认识程度,包括对摄影本身的理解。记录类摄影包括新闻、纪实都必须要达到一个表述性记录的高度
  一般性记录是一种自发的再现,只要会操作照相机,就可以做到一般性记录,而表述性记录是自觉的再现和表现,它不仅要用好照相机,还要对摄影有相当程度的理解。因为摄影的提高不只是要突破一般性记录,而是要不断提升表述性记录。如今我们身置海量图片之中,没有突破,就会被淹没。表述性记录是不断创新和突破的必然途径,在根本上是摄影选择性的提炼和表现,是摄影形式的想象力,需要摄影人永无止境的付出。在下列图示中,我们仍以乒乓球比赛的照片为例,可以看到表述性记录对每一位拍摄者来说,任何被摄对象都具有提炼和表现的极大空间。
 
4.jpg

表述性记录的提升图示

  记录类摄影作品也是要讲究形式的,摄影造型本身就是一种形式,对摄影来说,没有形式,谈何内容。摄影形式是指包括主体形式在内的照片的整体结构。很明显,主体内容必定是主体形式的反映,主体形式的好坏决定了主体内容的表达,画面形式的优劣决定了主题表述的成败。因此,在照片中的主题和主体内容在实际上是主体形式所能够明确表达的一种含义,称“形式含义”;而主体形式是寄于照相画面整体形式的一种美感,称“形式美感”。
 
《家门口的舞台》(单幅)  作者:叶要宏   河南省鲁山县财政局.jpg
家门口的舞台河南省鲁山县财政局叶要宏
 
《彩绘新路》(单幅)     作者:徐建平   浙江省海盐县财政局.jpg
彩绘新路浙江省海盐县财政局徐建平 
  以本届金质收藏作品《家门口的舞台》和银质收藏作品《彩绘新路》为例,从中我们能够比较明显的感受到作品的形式含义和形式美感,含义和美感融为一体,凝聚着一种形式的力量,为摄影作品的脱颖而出打下了基础。
这样,我们就可以对“记录”和“纪实”做以下进一步的阐述了:
  “记录”是体现摄影本质的普遍方法,它可以是一般性记录,也可以是表述性记录。
  “纪实”是一种表述性记录,凡记录类摄影作品包括新闻摄影作品、纪实摄影作品以及诸多纪实性作品必定是表述性记录。表述性记录的着力点是摄影形式,包括形式含义和形式美感。这在记录类摄影作品的拍摄实践中,应该引起足够重视。
 
记录类摄影作品的“真与假”
  对于作品《突围》的落选,有很多人不太理解。我认为,其原因是人们对作品所反映的现场真实性认识不足,且有一定偏差。作品上这位消防队员的腿上绑有编号,说明作品反映的不是一场事实上的灾情现场突围,而是一次消防训练中的比赛。到底是救灾现场?还是训练现场?这是问题的焦点。
 
《水枪手》(单幅)作者:黄中昱    江西省宜春市财政局.jpg
突围江西省宜春市财政局黄中昱 
  事后,我再次读了这幅在表现形式上并不差的作品,我想,如果作者当初选送作品时的标题不是“突围”而是“消防集训”,就明确是训练现场,真实性就不会产生异议,那么可能就不是这样的结果了。我认为作者不是故意作假,他为作品起名“突围”,是想为照相画面增强一点真实气氛,没有想到结果却弄真成假。《突围》成了这次评选中的一个典型案例,希望大家能够在这个案例中汲取教训,取得经验。这幅作品后经作者同意更名为《水枪手》入选了本届记录类优秀作品。
  记录类摄影作品的真实性涉及很多环节,如拍摄、后期处理、标题、撰写说明等,有些情况不是我们想有意作假,而是无形中陷入了虚假的泥沼,因此需要我们能够认真把好记录类摄影的每个环节。
  这次来稿中有不少民俗表演的作品,这在旅游摄影中是无可指责的,但是在这次影展的初选中多数却被淘汰了。民俗作品需要真实的民俗活动,即自然的民俗或符合原生态的民俗表演。目前有许多地区因旅游开发所安排的民俗表演,过于商业化,失去了清纯的原味,显然是不可取的。评选所摒弃的不是民俗作品,而是民俗作品中的虚假成分。
  我在前面谈到了摄影纪实的“客观性”特征,其出发点是尊重被摄对象的客观状态,因此“客观性”成了一个摄影人的道德准绳。照相机是一个机械工具,而操作照相机的人有自己的思想和主观视点,作为拍摄者,我们理应在与被摄对象之间找到主观与客观的平衡点,这就是多一点选择,少一点干预。现在面对很多景区专门为摄影提供的“模特”表演,我们还不得不多一点思考和判断。 
 
要重视对“摄影瞬间”的把握
  法国著名摄影亨利·卡蒂埃·布勒松的“决定性瞬间”早已为中国摄影人所熟知。“照相就是一下,有或没有就是那么一下,死了或活着就是‘呯’一声。”(美国摄影家 威廉·克莱因),摄影作品的成败就在按动快门的一瞬之间。

  这幅题为《生命大救援》的作品,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今年61日深夜,东方之星客轮在长江湖北省监利县大马洲水道倾覆事件的现场,长江航道、海事部门正在展开营救。但是,面对生命大救援的紧张气氛,作品中救援人员的瞬间表情,却都不在情绪的高峰状态,作者的拍摄瞬间并没有抓住最佳时机。

18-0946--生命大救援--湖北监利·何伟.jpg
沉船救援湖北省监利县容城镇财政所何伟
  评选结束后,查看了这次长江沉船事件的一些影像资料,《生命大救援》就整体画面的表现并不在所见到的图像资料之下,我考虑问题来自两方面,一是作品标题“生命大救援”,二是拍摄瞬间。这与上面谈到的作品“突围”情况很相似。显然照片的瞬间状态达不到原标题所渲染的气氛和状态,反过来想,如果原标题就是“沉船救援”,题目平实一些,与作品的瞬间情景相符,那么评选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但是,作品的优劣最终看的是画面的瞬间表现,这点是毫无疑问的。只是因为在这次来稿中,表现突发新闻事件的作品为数很少,而且这幅作品是一位财政所的基层干部在这场突发事件现场拍下的,很不容易,因此我感到有些惋惜。但是作品就“生命大救援”的主题,不可能因作者的身份而降低标准,这一点对我们摄影人的确是一个很大的触动,也对今后的摄影工作是一个有力的推动。这就是让我们进一步认识到了“摄影瞬间”的重要性。
  摄影瞬间是拍摄者在现场面对的被摄对象达到了符合自己拍摄意图的瞬间状态,这个瞬间状态是拍摄者的表现意图决定的,我认为它是一种视觉“情绪”,是“情绪”表达的平面形式,既是被摄对象的一种情感的流露,又是拍摄者的一种视觉感受力。这是拍摄与被摄双方的情感交流,有时要互动,有时要等待。摄影人经常说“拍照要有真情实感”,其实,摄影瞬间就是被摄对象的“真情”与拍摄者的“实感”碰撞的火花。
 
  在本届的金质收藏、铜质收藏和优秀作品中各有一幅婚庆题材的作品,金质收藏作品《娶媳妇》、银质收藏作品《送嫁妆》和优秀作品《求婚》,这里试就这三幅作品的“摄影瞬间”做一下分析比较。
 5.jpg
  《娶媳妇》表现的是新郎用马车拉着新娘的喜庆场面,作者在逆光的影调透视中处理了主景和背景的关系,层次分明,主体突出,主陪体呼应,瞬间真情流露。《送嫁妆》反映的是送嫁妆的情景,顺光条件下强调了色彩表现,突出了农村嫁妆的特色和主体人物送嫁妆的心情,但是这个拍摄瞬间,整体画面的平面结构(前景、主体、陪体和背景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最理想的状态,画面“情绪”的表达受到一定的影响。《求婚》是在暮色中的城市广场,青年人分享求婚的欢乐场面,有人对广场求婚现场的真实性有过怀疑,但是画面的瞬间表现应该说是到位的。
  从分析来看,前两幅作品的瞬间表现有一些差距。另一幅《求婚》是对场面真实性的怀疑影响了对瞬间的看法。可以看出,对于记录类摄影作品,真实永远是第一位的,失去了真实就失去了一切。记录类摄影作品要“真”的有“情”,真是真实,情在瞬间。在真实的基础上,对摄影瞬间的把握就至关重要了,如果拍摄者在现场能够抓住被摄对象符合自己拍摄意图的瞬间状态,那么作品就有了生气和感染力。
关于组照的“少而精”原则
  本届选送的组照作品明显增多,但是整体水平还不高,涉及题材选择、类型把握、深入程度、拍摄方法等方方面面,这里,我想集中谈一下“少而精”的原则。 
  去年,我在第二届财政人·财政事《在希望的田野上》专题影展结束后,写过一篇题为《一个值得重视的摄影体裁》的文章,专门谈了组照的问题。我谈到“任何形式都是表达内容的需要”,如果单幅作品能够表述清楚的就不需要采用组照,即便是组照,也应当做到能用三张说清楚的就不用四张,能用四张说清楚的就不用五张……。“少而精”是组照的原则,其实就是摄影的“减”和“简”,它既是摄影平面结构的基本原则,也是组照拍摄和编辑的指导原则。
  前面谈到的组照《象山港大桥》,作者在作品登记表上写道“从各个角度展示了象山港大桥的宏伟英姿”,分析原组照,我感到作者原本有采用“抒情性”组照的意图,但是全景画面的主题照片却采用了风光叙事方法,打断了画面的视觉逻辑。如果采用抒情性组照结构的话,那么这个组照的确应该属于艺术类,显然在记录类组照中,抒情性的画面就显得多余了。在前面,我们从主题照的标志性意义,把原组照改为单幅作品。在这里,我又从把握好组照类型的角度,认为组照整体的视觉逻辑处理,很难叙事和抒情两得,必须舍弃一头,因此,把主题照片作为记录类单幅作品是可取的。前后两个不同的分析思路,结果是一样的,可谓殊途同归。
 
6.jpg
 
  同样,还有一个组照作品《劳动者》(宁波市北仑地税局 虞先飞),作者试图通过建设工地的几个不同的侧面反映劳动者的精神风貌。这是一个议论性组照,照片之间的关系是平行表述,没有情节递进,这类组照特别要求每一张照片都有明确的立意和相应的形式感,才能够产生视觉合力,但是目前的四幅照片并没有能够起到合力作用,第4张照片表现的是另一个工地的场景,在画面形式上不免有些突兀,产生了拼凑感。征得作者的同意,我们将其中的第一张照片作为单幅作品参与评选。这幅照片是这个组照中最好的,相对来说主题鲜明、主体突出,且有形式感,最后跻身优秀作品。
7.jpg

组照《劳动者》原照图示

  我们知道,绘画是“从无到有”,即在一张白纸上完成的一件美术作品;摄影是“从有到精”,即是通过取景框,在一片繁杂的立体视觉中选择和提取了一个平面的静态影像。如何才能够做到“精”是摄影人的一个永无穷尽的话题,单幅如此,组照亦如此。
再说两句话
  每次参加评选工作,都是一次学习、一次交流、一次提高。评委们对展览方向、作品导向的把握,对作者的尊重以及对每一幅作品评价的认真态度,让人心生敬意。在这里向各位评委表示由衷的感谢。
  评选工作结束了,展览组委会托我写一篇有关本届记录类摄影作品的评论文章,我就把评选过程中想到的一些问题和自己的一些不尽成熟的想法告诉大家,实在谈不上什么评论,仅供大家参考。不当之处还请大家指正。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上篇:一个值得重视的摄影体裁
下篇:从同题材的影像表述比较所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