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之家 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驻我会首席代表处
首页 > 老丁讲堂
直面选择
时间:2014-12-10 21:32:07
兼谈影展《在希望的田野上》部分作品
 
  题记:明末清初理学家张履祥曾将“选择”二字置于人生的重要地位,他对“选择”有过这样的论述:书必择而读;人必择而交;言必择而听;路必择而蹈。
  感受摄影全过程,“选择”二字同样占有重要地位,也应该做到“相必择而照”,“影必择而摄”。
  对摄影来说,“选择”的意义犹如人生的“选择”,同样重要,同样深远。
选择是这样开始的
  第二届财政人、财政事《在希望的田野上》摄影作品展,在我国第一个高新农业示范区陕西省杨凌正式展出了,可以说,这是我国财政史上,第一次以财政支农惠农为主题的摄影展览。展览通过300幅单张和组照作品,集中展示了我国近年来,受益于国家财政政策的农业、农村和农民,努力展示了财政与三农的关系,展示了为三农服务的财政人与财政事。
  《在希望的田野上》这个专题名称并不像一般概念中的财政主题,这个主题的选择,从形象表述的角度上,本身就有一定的难度,因其主题大、外延广,立意深,加上财政业务的抽象性带来了摄影具象表现上的困难。这次影展也是财政系统的摄影工作第一次得到中国摄影家协会的指导和合作,提高了对摄影作品的整体要求,从摄影艺术层面上也增加了表现的难度。然而,我国财政系统的摄影家和广大摄影爱好者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用自己对财政事业的热忱、激情和感悟,用照相机与“三农”真诚对话,踏上了财政摄影创作的选择之路,做了一次有益的尝试。

选择拍摄对象——拍什么?
  选择拍摄对象对摄影人来说应该不是问题,然而对于财政支农惠农的主题,很容易把概念性的一般农业题材的作品纳入其中,泛农业的内容游离了财政的主题。因此,针对财政支农惠农的主题我们首先要选择拍摄的切入点,要从“财政政策”和“三农事项”两方面,分析财政政策与三农直接相关的景、物、人、事,要选择有明确的财政政策支持背景的三农事项,从中选择可供拍摄的形象,切入点要小,要直接,要具体。其次选择的切入点不能一般化、表面化,不能概念化,切入点要深,要新。在主题摄影中,拍摄对象的选择大致有三种情况:
  1.记录类人文作品中的单幅作品选择的是主体。主体是被摄事件中主要的人和物。“物”包括自然物和人造物,如林木、花草、庄稼等植物和家畜、家禽、鸟、蜂等动物都是自然物;如建筑、雕塑、桥梁、农业机械等都是人造物。在下面的例举中,我们能够看到记录类人文作品的主体特点,就是在财政政策相关的“事”件中,发现并选择有形象价值的“人和物”,突出的是“人”和“物”,强调的是“人和物”的关系。在说明文字中必须明确交代拍摄事件的财政政策背景,这样才能构成一幅比较完整的财政支农惠农主题的作品。

  例如,《农民赛车》中的主体是乡村运动会上参加推车比赛一对夫妻,表现的是他们冲在前面的表情——丈夫推车的奋力和妻子坐车的激动,作品留下了一个即将冲刺夺冠的瞬间,生动反映了当今农村农民的精神面貌。作品的说明简明扼要地阐述了事件的背景,使观众能够在说明的原始语境中,进一步了解到画面的视觉语境与原始语境的关系,感受财政政策在农村的作用和长远影响。
 
214、赛车  四川省眉山市财政局   覃建华.jpg
 
  赛车 摄于2011年四川省眉山市青神县龙舟会——为了繁荣农村旅游市场,财政每年从市级旅游发展资金中安排资金支持区县开展节庆文体活动,促进了农村群众体育活动的开展。

 
  《春播新曲》的主体是农民夫妇,陪体是插秧机,背景是稻田。作品表现的是农村家庭使用小型水稻插秧机播种的情景。主体突出,主陪关系清晰,平面结构完整,画面表述平实。作品的说明交代了画面表述的内容与财政政策的关系,加强了画面视觉语境的内涵。
  
17、春播新曲  湖南省常德市临澧县财政局  陈珍先.jpg
 
  春播新曲 摄于2014年4月22日湖南省常德市临临澧县——中央财政实施农机购置补贴政策,推动了农村农机具的开发和应用。湖南省常德市临澧县四新岗镇双九村的农民自购插秧机,提高了春播生产效率。
  要重视作品的文字说明,它是拍摄者对所拍摄对象选择的原因。我们知道,任何一张照片的视觉语境都是从一个正在发生的事件的原始语境中提取出来的,原始语境包括时间、地点、事件背景,甚至拍摄者的偏好和审美取向。凡是不能够用形象表述的,就需要加以说明。图片形象辅以必要准确的文字说明,在主题摄影中必须引起重视。

  
  2. 记录类风光作品中的单幅作品选择的是视觉中心。视觉中心即画面中的兴趣点。视觉中心可以是实在的主体,或人或物;也可以是一种特定的形式,如某种色彩、线形、影调以及这些影像元素之间构成的对比、节奏或调性等。例举来稿《大地诗行》,画面中的视觉中心并不是十分具体的人或物,而是物(地面庄稼)呈现出来的一种形式——线形节奏。
 
53、大地诗行   黑龙江省双鸭山市财政局   孙卫东.jpg
 
  风光作品中的视觉中心总是以一种特定的形式呈现出来的,它在实际的立体视觉中成为拍摄者的兴趣点,在照相平面视觉中也最能够吸引观众。在大量的来稿中,这类作品往往注重了形式而忽视了对景物内容及有关政策背景的了解,致使作品游离了主题,成了一般性的风光作品。
  3. 记录类组照作品选择的是反映主题立意的切入点。在单幅作品中,主体、视觉中心都是拍摄的切入点,但是在组照中,仅仅找到一幅照片中的主体、发现一幅照片中的视觉中心是不够的,组照的拍摄需要有明确的主题立意,每张照片的主体能够紧扣主题,相互之间有密切的内在联系,或者相一致的主体,包括主体的内容和形式。

 
  比如,组照《巧手竹编绘春色》(四川眉山市财政局 覃建华),它的拍摄背景是由土地流转后,政府通过培训让更多闲置的劳动力,进入一个当地的特色行业,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四川省眉山市财政扶持“一县一特”,投资培训竹编艺工,引领农民致富,同时促进了当地竹编工艺的快速发展。
  拍摄者在拍摄之初就明确了主题立意,这就是“财政扶持培训竹编工人”。培训自然成了拍摄的一个切入点,但是这个切入点容易流于一般化。
  在拍摄中,我们分析了“竹编培训——竹编技巧——竹编成果”三个主要环节,发现以往的拍摄多两头,多“培训”(接受培训的场面和人物),多“成果”(各种竹编工艺品),却很少拍摄“培训——成果”的中间环节,就是“技巧”。如何表现技巧,拍摄者在“培训竹编巧手”上找到了新的切入点。这样,财政扶持“一县一特” 的工作,就从具体的“竹编培训”,进而落实到了培训的直接成果——“竹编巧手”上。使拍摄对象从“人”转到了“手”,切入点改变了,主体改变了,主题立意因切入点的变化而得到了加强,形象表现力得到了提升。
 
100、巧手竹编绘春色  四川省眉山市财政局  覃建华.jpg
 
  《巧手竹编绘春色》——四川省眉山市围绕“打造省级特色产业,建设国际竹艺术城”的总体目标,先后投入财政资金9875万元,用于培训农村妇女掌握竹编技能,促进竹编产业发展,带动农民增收致富。

 
  又如,组照《克“电”制胜》(陕西杨凌财政局 杨凌摄影家协会张纪强 杨艺园 于洪喜)。这幅组照摄于陕西省杨凌示范区一所工厂化生产食用菌的农业高科技企业,这个企业得到过当地财政的支持,但是在拍摄前并没有明确的拍摄意图。面对一所曾经得到过财政支持的企业,拍什么?显然,拍工厂、拍流程不能够说明财政支持的方向、目的和力度。就在走进工厂的一刻,作者看到了厂区大型的电网,经了解,得知规模化生产食用菌需要用电,为了节约电能,减少火电的粉尘污染,现在采用的是光伏发电。这项工程又得到了当地财政的支持,加快了工程建设,今年6月并网发电。这下就找到了拍摄的切入点,从“电”入手,突出用电环节来拍摄食用菌生产流程,拍摄思路就清晰了。
 
81、克“电”制胜  陕西省杨凌示范区财政局.jpg
 
  《克“电”制胜》——陕西省杨凌示范区财政部门投入3000万元支持光伏发电培育金针菇生产科研项目,大幅降低了用电损耗,经济与环保效益显著提高。

 
  再如,摄于四川省乐山市峨边县的组照《永远的“红黑黄”》(四川乐山市财政局 李琳),反映的是小凉山地区的深刻变化。这里的彝族地区经过国家连续五年的扶贫开发,国家财政连年投入,小凉山的变化是天翻地覆的。近年来,这里成了各个媒体竞相报道的热点,彝家新居、新设施、新环境、生产、教育、文化都曾有过很多报道。如何进一步挖掘、深化这个题材,成了这次采访拍摄的重点。
  拍摄过程中,拍摄者在村文化广场受到“天地人”雕塑的启发,选择了能够反映主题立意的新支点——彝家服饰的主色彩“红、黑、黄”,重新确定了拍摄方向:“天地人”雕塑——彝族服饰——新彝家生活。组照的说明是对拍摄的切入点很好的诠释。
 
197、永远的“红黑黄”  四川省乐山市财政局  李琳.jpg
 
  《永远的“红黑黄”》——“红黑黄”三色象征“天地人”,不仅构成了彝族传统的和谐理念,而且成为了彝家服饰的主色彩,凝重不失端庄、朴实不失华丽。
  国家综合扶贫项目的实施,使四川大小凉山一跃跨千年,彝家新一代的梦想在这场巨变中放飞,如同彝家盛装,五彩斑斓,艳丽多姿。

 
  选择拍摄对象既是摄影最起码的选择,又是最重要的选择,其重要性就在于使拍摄有明确的意图,有明确的方向。这次下去采访听到不少同事说,财政支农的主题大,不易把握。其实对于摄影来说,主题无论大小,关键在于发现、选择能够反映主题的具体事件和可视主体的形象。如上述组照的例子中,作者通过“培训”事件,选择了“巧手”的主体形象,说明了财政支持“一县一特”的主题。同样,作者发现并选择了农业科技企业改变传统发电模式的主体形象和流程环节的关系,说明了财政支持农业企业发展的主题。还有,作者选择了彝家服饰的主色彩为切入点,用象征手法,在精神层面上表述了彝家巨变,进而说明了国家综合扶贫工作的力度及其意义。
  摄影首先要做到“有话要说”,拍摄的切入点就是“话题”。但是,摄影毕竟不同于说话,摄影不是概念的“话”,而是具体的、实在的形象“图话”,不是套话、大话、空话,不是贴标签,这个“话题”应该是具体化、形象化的主题。因此,无论是单幅还是组照,选择拍摄对象是第一任务,主题摄影尤其如此。
选择拍摄方法——怎么拍?
  在实际拍摄过程中,当拍摄对象确定之后,我们将面临一连串的选择,大致可以分为造型选择和技术选择两个方面,这些选择都是针对表现形式的。
要选择拍摄位置。在哪里拍?
  拍摄位置包括拍摄距离、拍摄高度和拍摄方向三个要素。平面结构的优劣,主体构成是否到位,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拍摄位置的选择。是近一点、远一点?是高一点、低一点?还是正一点、侧一点?视角变了,视点变了,一切形状都发生了变化。
要选择主体位置。如何安排主体?
主体位置是拍摄者在取景框里对主体的安排,拍摄位置是“大位置”,决定平面结构和主体构成;主体位置是“小位置”,决定画面的布局。从大到小,拍摄位置与主体位置的选择是交织进行的。
  在下面例举的作品中,我们能够在视觉常态(平视)与非视觉常态(俯视、仰视)之间感受形象的丰富性。
  
0.jpg
 

 
要选择光线效果。用什么光线拍?
  选择光线效果是针对摄影造型的表现,在特定光源条件下,对瞬间光效的敏锐感觉、判断和应用。光线效果包括光线的性质和光线投射方向两个方面,一是光源性质,指集射光还是散射光;二是光线投射方向,即指顺光、侧光、逆光等等。光线效果直接影响造型特征的表现,因为我们需要选择被摄对象的造型特征,是强调空间感(线条透视、影调透视、色彩透视)?立体感(轮廓形状、立体形状)?还是质感(质地、表面结构)?为了表现或突出某项造型特征,我们需要确定拍摄位置,同时采用某种光效。光线效果的选择,不仅牵动了拍摄位置的选择,而且取决于我们对拍摄对象的造型特征的理解和表现。
  在实际拍摄中,光线条件往往不是刻意的选择,而是要充分驾驭和有效利用。
 
7.jpg
 

 
要选择景物视点。采用什么景别?
   即便是面对同样的景物,在同一个拍摄位置,在同样的光线条件下,由于拍摄者对被摄景物不同的认识和看法,就有各自不同的拍摄着眼点,于是就有不同的景物视点,采用不同的景别构图。在拍摄位置受到限制的时候,我们可以选择用多大焦距的镜头,让被摄景物进入自己所需要的视角。
   景别的选择和利用是调动视觉情绪的重要方法,在摄影造型中,被视为特殊的形式语言,在组照的拍摄中被广泛应用。下面的三组组照作品在视点的选择和景别的运用上有明显的特点。
 
-.jpg
 
景物视点变化对景别表述的影响图示
 
  南乡萝卜脆组照5幅照片涵盖了远、全、中近、特不同的景别,拍摄者通过视点的变化,充分了利用景别语言,调动画面的视觉情绪。湖北省安陆市财政局李儒智

 
要选择拍摄瞬间。怎样把握形象?
  当一切都决定了,然而就在按动快门的一刻,我们才面临摄影最关键的选择——“拍摄瞬间”,如同足球比赛的临门一脚,这就是法国摄影家亨利•卡蒂埃-布勒松的名言——“决定性瞬间”。
  摄影瞬间不同于绘画的“综合瞬间”,而是启合快门的“实时瞬间”,摄影瞬间的选择包括拍摄即刻光线的瞬间效果、被摄对象的瞬间状态和瞬间表情。如今的照相机似乎什么都可以自动,唯有“瞬间”的选择不能“自动”。因为有了瞬间的选择,摄影才有了自身的价值,才有了自己的品格,才有了独到的魅力。这次影展中有不少好作品都直接源自这个“实时瞬间”的选择。
 
Q.jpg
 
  每一次拍摄过程,在上述造型选择的同时,应用技术的选择总是贯穿其中,以适应拍摄条件,适应主题表现,适应主观需求。
要选择测光方法。如何正确曝光?
  为了控制曝光,确保感光元件获得准确的曝光量,需要根据光线效果和拍摄对象,选择测光方法。现代照相机大多都带有反射光式的自动测光系统,一般都设有评价测光、中央重点测光、点测光等不同的测光模式,我们需要根据主题表现要求和主体所在位置的光照情况,选择采取适当的测光模式,这样才能够将所需要影调和色彩控制在感光元件允许的动态范围(宽容度)之内,使其得到准确的再现。
要选择曝光模式。如何控制清晰度?
  选择曝光模式是为了选择合理的光圈和速度的曝光组合,面对风光景物或面对运动物体,我们势必有控制景物清晰度的要求,用景深来控制综向清晰度,还是用快门速度来控制物体的虚实?于是就需要选择采用光圈优先、速度优先,还是自动程序或者手动模式。很多摄影者有使用某一种曝光模式的习惯,但是针对不同拍摄对象表现的需要,也必须有注重光圈大小,或注重快门速度的选择。下面是本次影展入选的两幅作品,在这里就其曝光组合的选择做一下分析比较。
 
未标题-1.jpg
 

 
  在组照《放心水》的拍摄和编辑中,我们能够看到“选择”的综合应用。
    这幅组照分两个层次,一是百姓用上了放心水;二是放心水得到了有效管理,各有三幅照片。第一个层次的三幅照片在平视位置,景别变化虽然不太大,但是画面通过平面结构的变化,分别采用了强调背景、强调主景和强调前景的方法,让照相平面在纵向产生视觉的进退,增强了表现力。第二层次的三幅照片在平、俯、仰三个不同高度,选择了全、中、近三个不同景别,使平面视觉产生运动,增强了表现力。可见,选择拍摄方法力求通过造型变化(技术条件的选择也是为了造型变化),突破平面视像,调动视觉情绪,引起视觉关注。总之,选择拍摄方法要求“美”、求“变”,“新”自在其中了。
 
199、放心水  财政部机关服务局  龙悦.jpg
 
    放心水 2014年7月17日摄于山东省寿光市田柳镇
    从2009年开始,山东省寿光市财政部门先后投资5亿元,着力解决当地农村饮用水安全问题,取得显著成效。于家村的郑光明老汉喝上了放心水,品茶更有滋味了。
选择拍摄方法的综合影响图示
 
  选择并没有因拍摄完成而停止,拍摄之后还在继续,这就是图片的后期处理。后期处理与过去的暗室工艺一样都需要根据拍摄者的表现意图选择处理方法。后期处理方法可分为三类,即后期处理、后期加工和后期制作。后期处理指常规调整范围的处理,包括图像的亮度、反差、锐度、色彩饱和度等的合理调整,多用于记录类摄影作品;后期加工指对拍摄的前期图像进行了一定的删减或增添,对画面的影像、色调做大幅度的艺术处理和加工等,多用于艺术类摄影作品;后期制作是指将前期拍摄的图像作为素材重新进行加工组合,多用于创意类摄影作品。
  本届影展以记录类作品为主导,后期处理均要求在常规调整的技术范围内,影展也包括了个别后期做黑白处理和局部单色处理的艺术类作品。随着数字影像技术和计算机的影像处理技术的发展,摄影后期选择的空间也在随之扩大,极大提升了平面形象表现力的主观空间,在摄影艺术的整体发展中是值得重视的。
  如上所述,拍摄方法的选择有艺术和技术两方面的条件,但是在摄影选择过程中,艺术和技术的界线是模糊的。因为“选择”本身就是主观意识的介入,我们对任何一项艺术和技术条件的选择,都是摄影再现过程中表现的需要,无论选择的结果如何,其选择的目的是表现性的。
  总之,选择拍摄对象,针对的是拍摄内容;选择拍摄方法,无论是造型选择还是技术选择,针对的都是拍摄形式。选择拍摄对象要“有话要说”,选择拍摄方法要“有感要发”。

 
摄影选择”的两种方式
  在实际拍摄中,当拍摄对象确定后,就会集中考虑表现形式,此时必然会出现一种内容和形式的“分离状态”,其实,这种分离只是一种思维状态。在拍摄过程中内容和形式无法分离,因为摄影的对象是实时瞬间形象,形象的“内容”是通过特定的形式反映出来的。摄影不能够同绘画那样,按照设定的内容来安排形式。因此在很多情况下,拍摄的内容和形式会同时进入被选择的视野,连拍摄者也说不清是在选择内容,还是在选择形式,这正是摄影通向艺术的艰难之处。
  但是事实上,在拍摄阶段一定要重视“内容和形式”在思维上的分离状态,坚持把握好形式。因为当我们在举起照相机的时候,内容已经确定了,这时候形式就是内容,形式的把握决定了内容表述的成败。包括新闻、纪实摄影在内,重视视觉表现,把握形式力度,增强图片魅力,“要用主观的方式进行客观的报道”(罗伯特•普雷基)的理念对提高摄影水平有着重要意义。
  由于“内容和形式”分离的思维状态是拍摄阶段的客观存在,因此在日常拍摄中会出现了两种摄影选择方式:
  一种是在“内容”确定之后,选择一个能够表达自己对内容理解的特定“形式”。这种选择往往是有准备的,可称之为“从容选择”。
  另一种是当“内容”以某种特定的“形式”呈现出来的时候,我们发现并意识到了这个形式的暗示和内容的含义,而即刻做出判断和选择。这种选择是没有准备的,可称为“即兴选择”。
  前一种方式是内容先行,选择拍摄对象在先,是普遍应用的选择方式,这种方式在主题摄影中十分明显。袁毅平老师的《东方红》,在“内容”确定之后用了长达三年的时间,在天安门广场找到了能够表达自己对内容理解的特定“形式”。
  王文澜的《自行车王国》系列拍摄的时间跨度很大,我最早看到的是他在上世纪70年代拍摄的自行车,一个跨世纪的拍摄是为了一个既定的内容,持续寻找能够表达自己对内容理解的一系列“形式”,留下了那个年代诗意般的生活和记忆。
  需要引起注意的是当前仍有不少主题摄影,常常是急功近利,为了尽快完成拍摄,而出现了过度安排、摆布的做法,缺乏思考、缺乏深入、缺乏坚守,会导致不符合摄影创作规律的结果。

 1.jpg


  
  后一种方式内容与形式并行,时有形式先行,时有内容在先的现象,但是总是选择拍摄方法在先,这种方式在各种摄影门类中并不鲜见,在风光、旅游、扫街、生活小品等即兴拍摄中更为明显。吸引拍摄者注意的往往是某种强烈的形式,诸如一块颜色、一片光影、一组线形,一种对比(内容或形式的对比)、一种节奏等等,或者是一件突然发生的事情,随即能够感受到某种内容的暗示和形式的内涵,于是按下了快门,当即完成了瞬间的发现、选择和审美判断。这种选择方式的拍摄结果,常常被视为“偶然”,其实是长期积累的“必然”。
  事实上,要对事物的内容及其呈现的形式做出即刻的判断,提高瞬间选择的成功率,是一个长时间的积累过程。面对“偶然”,有人就能够发现、当即拍摄,多数人却视而不见,可见这种“偶然”不是靠碰运气,而是“厚击薄发”。如今随着照相设备技术性能的进步和摄影技术门槛的降低,不断学习和积累,提高艺术修养和审美情趣,应该引起广大摄影爱好者的重视。

 1.jpg

  在很多情况下,这两种选择方式是交织出现的,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两种选择方式相互跟进。内容先行的“从容选择”往往重视形式的表现,形式先行的“即兴选择”反而重视内容的表述。因为摄影是形象的,形象总是要以一种形式呈现出来,所以,如何表现“内容”?“形式”总是首当其冲。两种摄影选择方式最终都将体现在摄影画面的表现形式上。

 
生活因您的选择而精彩
  艺术作品是一件人造物,它允许创作者把观众置于他所希望的状态中……。尽管摄影术发明的初衷有着强烈的“复制”这个可见世界的愿望,但是,摄影术一经人的控制,哪怕是被摄对象多么“精确的再现”,而事实上这个“精确的再现”已经是经过拍摄者选择的“瞬间”了,这个瞬间正是拍摄者要“把观众置于他所希望的状态”。因此,同样拍摄一则风景、一幅人像,既便是同时同地,每个拍摄者拍摄的结果却各不相同,因为每位拍摄者都有各自“所希望的状态”。
  摄影选择是个性化的。选择拍摄对象有个人的偏好,选择拍摄方法更有各自的审美取向和执意的偏好,是多姿多彩的。拍摄方法包括摄影造型和应用技术有一定的学习规律,却没有固定的创作模式,正因为如此,摄影成了当今最为开放、达观、包容的艺术形式。但是,有一条通向艺术的必经之路却是无法逾越的,这就是“摄影选择”。凡是优秀的摄影作品其当初的选择,离不开深入,离不开思考,离不开学习,离不开坚守。
  选择赋予了摄影特有的艺术品格,使一部冰凉的机器,能够反映无数人间的冷暖,使得生活中实时瞬间的精彩,有了被瞬间把握的可能。因此,每一次按动快门,对每一位拿起照相机的人来说,都应该是对自己的一次思考、洞察、判断的考验。生活因您的选择而精彩,世界因您的选择而精彩,而精彩的选择有赖于更多摄影爱好者,深入生活,深入思考,不懈学习,不懈坚守。
  选择之路是艰难的,但是必须选择,这就是摄影的艺术。
    丁允衍  2014年10月于北京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上篇:感悟摄影的真实
下篇:一个值得重视的摄影体裁